會員登入 LOGIN
2015-12-28
戲曲

桃花紛飛,是落土的春泥,還是漫天的舞紅?《亂紅》、《桃花扇》

張弘的改編思維縱使可以被詬病,但裡頭的改動不也是他聽見的《桃花扇》的另一個敘事聲音?《亂紅》絕對「當代」,但楊汗如、吳雙等人何嘗不維持著他們努力承繼的傳統功底?這些本就不是一分為二的問題,都是「創作」為基準的不同取徑。(吳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