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身」的召喚,讓我提出身體行動的語境;這樣的發問,引領著劇場行動前往「誰是犧牲者?為何成為犧牲體系下的一環?」的現場。並且,開始轉化「劇場與現實的關係」為「現實如何『變身』為劇場的關係」。(鍾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