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12-05
戲劇

近身的虛構或真相《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

劇中對於日本殖民統治的批判,在視野上恰是現存轉型正義最需面對與反思的議題。至於,白色恐怖方面,以人權主張出示的壓殺記憶,最能展現的,恰恰是戴上西方帝國式民主所複製的眼鏡。殊不知,這背後其實是國際霸權的支配關係。(鍾喬)

談《台北歌手》兼與《李小龍的阿砸一聲》

《台北歌手》創作不可不謂立意恢宏,但複雜的情節並沒有彼此交織而成敍事脈絡的應然性,有點分離,又有點失焦,反而讓主線漸漸消失於無形中,令以為是來看呂赫若革命故事的觀眾,倒有點不知所措,也許正如紀蔚然說的《李》劇:「觀賞本劇,我們彷彿誤闖了波赫士的迷宮,進入多重敍事的叢林,迷失感是必然的。」(王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