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表現、再現與在場──身體與影像對峙的三種可能樣貌《毛月亮》、《家》、《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看了《毛月亮》在衛武營首演後,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是:該如何看待影像(Image)在舞蹈作品中的位置,以及舞台上觀眾目光注視的焦點,究竟是影像還是舞蹈?換句話說,《毛月亮》的主體是作為「影像的身體」?還是作為「舞蹈的身體」?(羅倩)

2018-11-15
戲劇

從牆上的裂縫窺看潛意識《地下室手記》

本劇英文劇名為《The Underground, A Response to Dostoevsky》,也許劇作對原書的回應是以創造性的方式去尋找悲劇中的戲謔。(于念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