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本身總在一種不高也不低的能量狀態,看似拼命揮舞、抖動,但對於寓言島嶼,編舞者所給予的「行動」是甚麼?行動成為一種身體,那會是舞者在動作中的精神所在。但似乎僅能看到動作,感受不到身體。(樊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