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5-02
戲劇

怹的故事,是按怎「講」出來的《塭田兒女》、《海江湧》──咱的日子

《塭田兒女》不僅藉由藝術力介入公領域(社會參與、社區意識),更讓即將消失的語言與藝術表現方式達成和諧。正因為演員使用的語言非來自書面體,從民眾劇場的庶民性來看,也改寫了主流美學的語言規訓,把「鄉土寫實」重新置回戲劇脈絡,在虛構場景裡重建語言的真實。(紀慧玲)

2018-09-15
戲劇

飛越第五面牆吧!《迷途羔羊》、《緊急出口》

說是社會實踐應該沒人會反對,但不僅承受的對象接收了藝術的刺激與涵養,施予的一方,作為藝術工作技能與創造者,劇場如果能更逼近現實,走到社會場域,直接進入那永遠虛幻真相分界不明的混噩人間,大概也是藝乘或藝道,或劇場可能有的,改革的力量。(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