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面調度圓熟流利,四個演員處在環形劇場的任何一隅說書表演時都可以是焦點無礙,而各類型的偶的穿插運用,俱顯得從容不迫,加上舞台上方懸掛的布幕與光影偶的輔助說書,各種元素加乘的效果,未見紊亂或突兀。( 謝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