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7-08
戲劇

三十二年後,誰召喚出的迷惘與疏離《M,1987》

1987年這群二十出頭的年輕藝術家與2019年的九○後世代究竟產生了什麼樣的對話?在這次演出中,感覺到表演者的失重狀態。那不是導演刻意塑造出的疏離漂浮感,而是建構在來不及參與、也不得其門而入的焦慮與無奈,是演員自身的無助。(程皖瑄)

2019-07-08
戲劇

映真的困難:卡在今昔廊道上的《M,1987》

這部作品是「許南村計畫」的一部分,「M的拾月」和「M的七月」都是接在這序言後面發生的,全劇因此擺脫導演私密自白的走向、倚老賣老的嫌疑,更具歷史感和公共性──當然,和可能引發的爭議性。(張又升)

2015-01-05
戲劇

是創痕的記號還是漂亮的寂寞?《星之暗湧2014》

降生新世紀之後,時代的壓抑收整為個人的孤獨,擺脫創痕,成為另一種記號;或許就像導演黎煥雄自期的朝向「美學」而探索,語言和身體動作之間的辯證有必要更為深化,否則即使將文創時代的喧囂隔絕在外,也僅僅是漂亮的寂寞而已。(林乃文)

2014-12-25
深度觀點

台灣劇場的文化轉譯與語言翻譯《彎曲海岸長著一棵綠橡樹…(河左岸的契訶夫)》與《新社員》

儘管作品跨越十多年,但無論在《彎曲海岸長著一棵綠橡樹…(河左岸的契訶夫)》或《新社員》,「外來文化」始終是不容忽視的創作主題。創作者就像是個翻譯一樣,在這一次又一次的文化轉譯中找自己。這些來自境外的文化被引用擷取,翻譯後的語言終究成了母語。(白斐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