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詮釋幾乎可說是水到渠成、可遇而不可求的。樂曲最後一段,那無比惆悵的旋律,甚至出現了如哀鳴般的情緒。溫暖的滾滾管弦音潮,都在梅塔的棒尖下,漸漸自然地發酵。(武文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