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場獨奏會中,觀眾在台下聽的不僅是聲音或音樂。樂器作為人的延伸,藉由樂器來傳遞演奏家自身所欲表達,而非單純詮釋他者。(邱思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