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3-12
深度觀點

從議題、空間、親密性與影像配置談《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顯然我們很難指認出均凡作為紀錄片工作者拍了什麼,如同當均凡拿著攝影機鏡頭對著觀眾時,其實不是對觀眾放映,那是「我」在拍攝,像是一種形式的擺拍。然而觀眾並不呈現在舞台上頭,最終,攝影機該意味著什麼呢?(羅倩)

2019-03-08
深度觀點

場館規模、數量與劇場創作生態關係批判──從《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著手

追根究底,面對更多大型場館已落地生根的現況,若要避免台灣自身劇場創作生態的傾斜甚至崩潰,需要的是對創作者更直接的信任。除了給予在大型場地創作的機會,更應該有擔綱藝術總監、或駐館戲劇顧問的可能。(張敦智)

2019-03-06
戲劇

讓你恨的神,與你不能愛的人《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我認為《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欲發散出的同理心是雙向的,並非單指要讓人明白同志的艱難,同時也是劇作家試圖探問反同人士的複雜,並且將這重重的矛盾情感交予馬密來表現。(郝妮爾)

2019-03-06
戲劇

廟堂裡的妖孽,回憶裡的鬼影《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下)

《馬密》以愛滋創傷為起點,以個人記憶折射歷史敘事,從「我」到「我們」之間試圖拉出一個想像共同體的政治命運寓言。然而其質疑真實建構的美學本質,必然讓這樣的共同體療癒目的枉然。(許仁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