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3-05
戲劇

廟堂裡的妖孽,回憶裡的鬼影《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上)

如果兩廳院作為「國家」藝術廟堂(正如同其建築形式所示)的具象空間,《馬密》登堂入室不啻是白先勇《孽子》裡諸妖孽進入廟堂的光榮時刻,然而這看似勝利的凱旋時分,為何在舞台上依舊是一片哀戚,而且鬼影幢幢?(許仁豪)

2019-01-29
戲劇

記憶在真實與重現間的距離《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

《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讓大多數觀眾能夠藉此接觸並理解、同理卡拉OK工作者,並看見小人物在社會中的掙扎、困境與情感。(林立雄)

2018-09-20
戲劇

流水落花,小劇場去也?——談「見花開劇展」二部製作

見花開劇展被視為南部的戲劇相關科系學生聯展、交流的平台,初衷甚好。但筆者認為,在成熟度與經驗度較為不足的學生呈現,需要有「藝術指導」或是「戲劇構作」的存在,提供團隊另一雙眼。(簡韋樵)

2018-09-11
戲劇

場內場外–舞台上三個通往現實世界的缺口《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

這個場內場外可以相互逃逸的缺口,在舞台暗處顯得相當迷人,只要演員進廚房,就會從眼前經過走向門外,也會看到他們再次從廚房上台。燈光畫出的明與暗之間讓台上的敘事可以隨著時間一直綿延下去。(羅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