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1-15
戲曲

家與劇場:兩個空間的想像維度《碰老戲─四郎》

其與戲曲拉出了一個微妙的距離,在「家」與「劇場」的想像間打開了劇本內核與外部形式的再製位置,而讓《碰老戲》系列從《碰老戲─問樵》(2015)講解式的「問」,更加著力於「人」/四郎的身上,便有「探」(母)的可能──對劇目、形式的探究、探險。(吳岳霖)

2019-01-03
戲曲

碰到愛與不愛的痛/tone時《碰老戲-四郎》

凡此種種,重新解讀《四郎》,興味陡升。它傍著老本,另出新局,依稀彷彿,卻如新生。創作群的「心眼」著墨於當代人的想法、反應,琢磨對應彼時人物情境,王可作為「現代楊四郎」,非常具說服力。(紀慧玲)

2018-12-25
戲曲

黑色巴洛克花叢走出東方氏《驚園》

所謂「移步不換形」,盡管動作要求、空間尺幅都超過戲曲規範,但形體中心既存,「表演」作為核心,仍是錢熠在這齣十分艱困的歌劇演出中,如何代入戲曲演員擔綱的一大理由。(紀慧玲)

2018-10-20
戲劇

解密:身體如何歷史化,聲景如何地理化《南洋情報交換所》

匝繞、干擾、游移、片段種種手法,是為了說明歷史與地理的南洋「邊界」不可視與不可定錨?當真實隱於迷離中,連邊界都不可觸及,確實遑論歷史與政治的事實。因為未曾抵達,失去邊界的意義;因為敘事的眼光過於發散,每一個國家、每一段歷史,都成了注視下「他者」(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