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6-26
舞蹈

一件剪裁記憶與文化的花襯衫《台灣製造》

此小群體間交換訊息的過程,呼應了集體記憶是以複數形式存在的特性。舞者以及編舞家一一作為個體,跟此作所假設的先驗式的觀眾一樣,都是乘載了台灣集體記憶的載體。而他們透過創作,或許能改變與觀眾共享記憶的框架。(陳盈帆)

2019-03-20
戲劇

櫻桃酒或機關槍?馬克思幽靈再現的百年挑戰《夜半鼓聲》

劇場頂多也只能敞開大門,走出劇場要優雅地啜飲櫻桃酒,或是粗暴地拎起機關槍,自己看著辦?開放結局選擇權,不就如時下流行的酒吧浸淫式劇場,讓互動的觀眾決定?(王寶祥)

2011-10-19
戲劇

逼視闇黑及之後《忿怒》

這套表演符號系統的構成,是這整齣戲,最核心的藝術工作。這是我們面對《忿怒》這個演出之際,最值得審美之處。同時,沒有嚴格訓練過的演員身體以及認真排練的工作過程,是做不到的。(雷煦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