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6-26
舞蹈

一件剪裁記憶與文化的花襯衫《台灣製造》

此小群體間交換訊息的過程,呼應了集體記憶是以複數形式存在的特性。舞者以及編舞家一一作為個體,跟此作所假設的先驗式的觀眾一樣,都是乘載了台灣集體記憶的載體。而他們透過創作,或許能改變與觀眾共享記憶的框架。(陳盈帆)

2019-06-25
舞蹈

在地空氣如何激起來《吹雞歸》

正是一次次逗弄、遊戲,讓《吹雞歸》形式上收服了觀眾,改善了「觀眾可能無法了解劇場、無法了解當代舞蹈」預設觀點下觀眾可能的防備、緊張與不適。(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