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分鐘戲幅用以描述師父個人情感故事,多於「師」這個字的拆解與反覆推敲,尤其面對戲曲傳統,師父這個命題絕非止於個人層面而已,上至流派,下至教法,不同徒兒(師父)是否有不同想法?如果可以提供更多(他者)角度的參照,傳統/師父、消逝/繼承的文本才會交駁多彩。(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