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8-28
舞蹈

非跳不可的「2019臺北藝術節《非跳不可》」?

對劇場元素或劇場作為一種再現機制的降低或還原(reduction)實則是本作品的重要概念,透過老歌歌詞下達指令,本身即具有多重意涵,除了曝露作者的權威中心,也暗諷八○年代白種人的、美國的流行文化輸出對世界影響之劇烈,以致這些舞者幾乎如喪屍般聽令行事。(王昱程)

2018-09-08
深度觀點

「佔領」動作的虛實操演──談2018臺北藝術節中山堂光復廳的三部國內製作

於是,《山高流水之空中》與《但是又何night》都面臨到一個問題:不管是引入「真實」,或完善「假造」,在被「刻意」凸顯、塑造過後,最後產生的與被感受到的往往是物極必反。(吳岳霖)

講座紀錄:我們需要戲劇構作嗎?!(上)

反思臺灣戲劇教育的結構問題,普遍發現戲劇系學生對戲劇理論沒有興趣,或許結合理論與實踐的Dramaturgy會是未來戲劇教育的出路?但關於移植Dramaturgy概念後,特別要思考的則是亞洲自己的現代性問題。(評論台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