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版本太努力讓角色脫口闡釋家庭價值的諸般道理,唱到後來就變成流於淺白與疲乏的溫情教化,失去電影原著中人心各異、各懷鬼胎的諜對諜樂趣,更失去放手殘酷崩解後能換來的省思力道。(許天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