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11-22
戲劇

關於歷史,身體亦有想像《幽冥物語 第二話》

演員僅扮演引介的角色,適時調整節奏、改變氣氛。而所有的變奏,皆是以有效引導為目的,讓建築空間本身能持續將自身過去,不斷返還至觀者面前。(張敦智)

2017-02-24
舞蹈

講座紀錄:鄉愁的身體與台灣記憶書寫─從《十三聲》談起

記憶,如何呈現在這些舞者身上,勾起他們的身體經驗?記憶的傳承,可以是個人也不完全是個人,它可以被浸到舞者裡面,舞者會有他自己的生命經驗,他會根據這個歷史再長出來自己東西,然後那個東西不像是歷史的靜態書寫,他是一個有活力的,不斷產生不斷變化的過程。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評論台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