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舞作時會讓人無法轉移目光,最大的因素在於島崎徹的作品並無複雜的敘事焦點,而是著重在動作與音樂的緊密發展,動作的堆疊以及音樂的流動,讓舞台增添了更多的寫意空間。(張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