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9-26
戲劇

敘事、說唱與民眾參與劇場《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

「轉型正義」如何讓社會賦權以民眾視線的參與角度,追尋左翼共同記憶被滅殺的歷程,成為本劇的核心思考。亦即,《明白歌》所提供的表現曲線,是以螺旋向地底探究的方式,關注焦點於表演藝術如何貼近民眾社會的感性上。(鍾喬)

2019-03-11
戲劇

留下與離開的愛情與革命的抉擇《夜半鼓聲》

兩版結尾都將場上的木製景片背板敲破,布萊希特版舞台工作人員並摘下懸掛的血紅月亮,全都放進碎木機裡銷毀,舞台上已死的人復生,假造的布景灰飛煙滅,演員嘲諷底下被騙取眼淚入戲的觀眾傻,一切又再次被「疏離」。(葉根泉)

講座紀錄:藝術可以這樣搞──社會場域劇場的政治與美學(上)

回到今天的主題,如果要講的是直接的現實改革的話,要這個認同幹嘛?現在做的凝聚認同,進入到政治參與層面的時候,凝聚認同是強化原本政治的慣性?還是破解它?認同不是不重要,而是「是什麼樣的認同」?認同在回應什麼樣的社會狀態?(楊禮榕、評論台編輯群)

2018-12-05
戲劇

近身的虛構或真相《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

劇中對於日本殖民統治的批判,在視野上恰是現存轉型正義最需面對與反思的議題。至於,白色恐怖方面,以人權主張出示的壓殺記憶,最能展現的,恰恰是戴上西方帝國式民主所複製的眼鏡。殊不知,這背後其實是國際霸權的支配關係。(鍾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