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9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從生存的形狀蛻出哲學紋理《深淵》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9 年 06 月 14 日
大製作下部落聲音的傳遞《桑布伊演唱會》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6 月 14 日
毀滅後的揚升《深淵》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6 月 13 日
《1895火燒庄:最終抉擇》是怎樣的抉擇? 當週評論 鍾喬 2019 年 06 月 12 日
生產線上的南方之猛–滯留島舞蹈劇場《Factory動力舞台實驗2.0》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9 年 06 月 11 日
不可逆的死亡之旅《微塵共感》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6 月 10 日
跨時空的遺願《大年初一前晚的那頓飯》 投稿評論 吳旻真 2019 年 06 月 10 日
當舞蹈之神祇更衣–驫舞劇場「打開羅摩衍那的身體史詩」開幕演出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9 年 06 月 10 日
抽象主題的具體靈動與轉化《大年初一前晚的那頓飯》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6 月 06 日
在日光和音聲中流轉《釧兒》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6 月 06 日
結構性的動力連帶《Factory2019 動力舞台實驗2.0》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6 月 06 日
虛與實的交錯《大年初一前晚的那頓飯》 投稿評論 戴碧持 2019 年 06 月 06 日
以塵摹畫關係的樣貌,再問共感之後《微塵共感》 投稿評論 賴得睿 2019 年 06 月 05 日
游移在十六條弦上的豐富性格《首席‧璀璨》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6 月 05 日
空間與人,孰先孰後?《家》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6 月 04 日
行走在幾乎看不見的地方–林晏甄《離塲》 投稿評論 蔡善妮 2019 年 06 月 04 日
讓她想起自己不只是個媽《我的媽媽欠栽培》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6 月 04 日
哀唱著歡歌《#是否》憤跳著樂舞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6 月 03 日
遠端凝視的虛無世界《長路》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6 月 03 日
將際遇梳理成線,將因果幻化成緣《長路》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6 月 03 日
致每一位努力成長中的人們《忘記親一下》 投稿評論 林煒盛 2019 年 06 月 03 日
意識著無意識中的身體–《勥》意識劇場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6 月 03 日
物我相望中仍待相忘的–《勥》物件劇場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6 月 03 日
就算活不下去了,但也要笑著倒下《#是否》 投稿評論 莊國鑫 2019 年 05 月 31 日
當快樂如水,匯集成悲《水中之書》 投稿評論 徐妙凡 2019 年 05 月 31 日
沈默的現實,隱蔽的方案《微塵共感》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5 月 31 日
傳統與創新的全球化在地視野《逆流》、《新舞季・透南風》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5 月 31 日
一種社會秩序的解讀《微塵共感》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9 年 05 月 30 日
舞蹈空間舞團卅——《勥》意識劇場 投稿評論 劉筱君 2019 年 05 月 30 日
讓我們政治地唱歌跳舞吧《#是否》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5 月 30 日
以「表演者」為核心的演作交流計畫《猶在》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9 年 05 月 28 日
每個人的當代輓歌《安全降落》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5 月 28 日
歷史如何又為何呈(再)現?《糖甘蜜甜》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傳統劇目的現代張力與詮釋《龍袍》 投稿評論 陳家盈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卅週年的開端—《勥》物件劇場 當週評論 陳盈帆 2019 年 05 月 27 日
生命重新整合,在戲劇中療癒《黑色微光》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9 年 05 月 27 日
創傷歷史的通俗包裝與魔幻召喚《水中之書》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5 月 24 日
從原著抽身,直面成長的代價《沙地》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5 月 24 日
田園詩人的極樂人生《陳永淘-頭擺的事情22週年音樂會》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5 月 23 日
臥虎藏龍古樂團《驚艷凡爾賽II》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5 月 23 日
框外之框的未竟之業《釧兒》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22 日
期待多彩的旅程《旅程》 投稿評論 鄭宜芳 2019 年 05 月 22 日
土地關懷與美學實踐的七年之養《蚵仔夜行軍》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9 年 05 月 22 日
從宮鬥、公案到親情表述《龍袍》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9 年 05 月 21 日
一蕊無名花,佗位是汝的故鄉?《女人花》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5 月 20 日
崩壞世界裡的避風港《家》 投稿評論 朱殷秀 2019 年 05 月 20 日
真實中的重層魔幻《家》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5 月 20 日
悲劇是,無法為自己發聲的《小紅帽》 投稿評論 陳湘怡 2019 年 05 月 16 日
海洋的生命之舞《NARCOSIS》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9 年 05 月 16 日
兩島豈能對話?《島》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9 年 05 月 16 日
人類深層的渴望《家》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5 月 16 日
記憶未曾遺忘,愛亦從未離開《釧兒》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9 年 05 月 15 日
重新省思人與社會互動關係《Factory 2019動力舞台2.0》 投稿評論 蔡詩晴 2019 年 05 月 15 日
《一丈青》入江湖,真快樂掌中做活戲  當週評論 陳韻文 2019 年 05 月 14 日
劇場作為一種論壇──思與作的辯證《尋找露西亞》 當週評論 鍾喬 2019 年 05 月 14 日
幸福、浪漫、華麗《天橋上的戀人啊》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5 月 14 日
表現、再現與在場──身體與影像對峙的三種可能樣貌《毛月亮》、《家》、《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5 月 13 日
真實與虛構的平衡《蚵仔夜行軍》 投稿評論 梁家綺 2019 年 05 月 10 日
月缺,愛缺,怎麼圓? 《明晚,空中見》 投稿評論 賴得睿 2019 年 05 月 10 日
離海無浪的失根鄉愁《離海沒有浪》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9 年 05 月 10 日
以音樂漫遊各地的旅人《森林漫遊-二胡擊樂跨界二人組》 投稿評論 王亭又 2019 年 05 月 09 日
日頭落又起,是時間的掌中戲《一丈青》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9 年 05 月 08 日
情太濃,舞台美學失衡?《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楊美英 2019 年 05 月 08 日
古代經典女角的現代運用《吳越春秋之美人心計》 投稿評論 黃文璐 2019 年 05 月 08 日
畫中有話《地獄變》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公主的夢醒時分《杜蘭朵》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從動作出發,尋找身體《毛月亮》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9 年 05 月 07 日
改寫悲劇與創傷《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投稿評論 劉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再悲傷總還有光影陪伴《黑色微光》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5 月 07 日
戲台的解構與情感的建構《一丈青》 投稿評論 王熙淳 2019 年 05 月 06 日
這樣的教育錯了嗎?《米奇去哪裡》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5 月 06 日
未被憶起的記憶,不被遺忘的遺忘《在遺忘之後》 當週評論 張思菁 2019 年 05 月 06 日
真正的理解從對話開始《晚安,母親》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06 日
土地與生命意義的自我生成《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武松能否走入/出「當代」?《英雄武松》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曖昧,與其外的哀憐《野良犬之家》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9 年 05 月 03 日
經典愛情喜劇的搬演迷思《移情別戀》 投稿評論 劉紹基 2019 年 05 月 03 日
怹的故事,是按怎「講」出來的《塭田兒女》、《海江湧》──咱的日子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5 月 02 日
記憶裡的永恆與真實《在遺忘之後》 投稿評論 呂政達 2019 年 05 月 02 日
一場與記憶的決鬥《在遺忘之後》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5 月 02 日
舞蹈,事關祭典的再發明《渺生》 當週評論 陳泰松 2019 年 05 月 01 日
焦慮的年代,騷動的身體《毛月亮》 當週評論 陳雅萍 2019 年 05 月 01 日
夢遊一場,共組城市記憶?《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當週評論 楊美英 2019 年 05 月 01 日
讓音樂自己說話《交響經典夜》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4 月 30 日
沒有風,哪有故事?《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9 年 04 月 30 日
文化符號的當代表現與判讀《猴Dance 2》Showcase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9 年 04 月 30 日
數位難民的身體噪音《毛月亮》 投稿評論 楊智翔 2019 年 04 月 29 日
人、自然與科技共存的未來部落《毛月亮》 投稿評論 許芷榕 2019 年 04 月 29 日
失序的慾望,分岔的路,末日抑或重生《毛月亮》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9 年 04 月 29 日
二十二度月暈下的原始狂躁《毛月亮》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4 月 29 日
科技景觀裡的彌賽亞身體《毛月亮》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4 月 26 日
延續傳統骨幹與轉譯後,如何創造當代對話?《南音味自慢-現代古韻》 當週評論 張瑋珊 2019 年 04 月 25 日
夢幻的當代,陌生的自我《哈瓦那》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4 月 25 日
看懂不?彈跳的舞蹈運動與尼采寓意–2019相遇舞蹈節《到達了沒有》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4 月 25 日
以細節建構自我/他者概念的位移與差異《小紅帽》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4 月 24 日
所有問題都是假的,只有米奇是真的《米奇去哪裡》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4 月 24 日
此地彼時是哪一刻?《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投稿評論 呂政達 2019 年 04 月 23 日
語言不只是語言《莊子的戰國寓言》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9 年 04 月 22 日
撕心裂肺後的空虛《愛的落幕》 投稿評論 陳佩瑜 2019 年 04 月 22 日
孤單是會遺傳的《小紅帽》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4 月 22 日
用音樂說故事《余隆的天方夜譚》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4 月 19 日
來自南方的劇場——與泰國民眾戲劇的重逢 多焦舞台 鍾喬 2019 年 04 月 17 日
擁抱恐懼的成長之路《小紅帽》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9 年 04 月 17 日
漫遊者的城市再建構《一座消失的城門、死刑犯與他們的魚塭》 投稿評論 梁家綺 2019 年 04 月 17 日
直面「純真」《小紅帽》 投稿評論 林映先 2019 年 04 月 17 日
從小小的實驗開始,用好奇心推進《宅想新世界》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9 年 04 月 17 日
越細膩,越可能《爆炸的那一天:環境戲劇工作坊》 當週評論 盧宏文 2019 年 04 月 16 日
生命的螺旋《渺生》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9 年 04 月 15 日
反悲劇的悲劇性《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9 年 04 月 15 日
階段性的身體整合《渺生》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9 年 04 月 15 日
見血不見骨,笑得出來都是痛過的人《單身租隊友》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4 月 12 日
「環境劇場」更成熟的後輩《重述:街角的兇殺案》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4 月 11 日
還在迷霧裡《當迷霧漸散》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4 月 11 日
劇場性共犯的悖論《花吃花》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9 年 04 月 11 日
慾望何不以汝為名《費特兒》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4 月 10 日
自有一片生意盎然,何需馬奎斯?《化作北風》 投稿評論 陳佩瑜 2019 年 04 月 09 日
文化身體與舞蹈語彙的淬煉形成《渺生》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4 月 09 日
舞在命運之神的裙擺之間《秋水》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9 年 04 月 09 日
往復螺旋的生命旅程《渺生》 投稿評論 范姜泰基 2019 年 04 月 09 日
無惡則不憐——戲曲行當的變與辯《地獄變》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9 年 04 月 08 日
身體與意識的錯身之際《渺生》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9 年 04 月 08 日
尋找當代戲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當迷霧漸散》 投稿評論 程皖瑄 2019 年 04 月 08 日
對話與交融《王與后的對話》 投稿評論 陳詩涵 2019 年 04 月 08 日
離間轉世談《半仙》-關於它的美學政治性 當週評論 陳泰松 2019 年 04 月 05 日
虛實敘事的牽引與組織《當迷霧漸散》 投稿評論 吳旻真 2019 年 04 月 05 日
「不是來談情說愛的小生」遇上「無戲可說的辯士」《當迷霧漸散》 投稿評論 楊慧鈴 2019 年 04 月 04 日
闇啞遺民,影歌交纏《當迷霧漸散》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4 月 04 日
超值佰元,不只三人《三個人‧無限可能》 投稿評論 陳詩涵 2019 年 04 月 03 日
講座紀錄:市場。政治。我。——下一輪臺灣表演藝術創造力進行式(下) 本月注視 2019 年 04 月 03 日
亞洲的路徑《餐桌上的神話學》 投稿評論 劉沁 2019 年 04 月 03 日
屋裡屋外,出逃或者返家?《公主的十面相》 投稿評論 奚昊晨 2019 年 04 月 02 日
勞動的退化《不入九流:獨腳戲聯演》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9 年 04 月 02 日
尋找內在空間的歸屬感《家》 投稿評論 許芷榕 2019 年 04 月 02 日
節制搖擺,烏托邦的暗處提問《家》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9 年 04 月 02 日
樂聲若詩文《王與后的對話》 投稿評論 王亭又 2019 年 04 月 01 日
記憶的開箱《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9 年 04 月 01 日
身靈開出的花穿梭創作與真實——2019相遇舞蹈節《八八》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9 年 04 月 01 日
陰/陽間的交友習作——跨界交朋友《八八》、《友沒友》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4 月 01 日
現代劇場與傳統戲曲的對話之風《化作北風》 投稿評論 程皖瑄 2019 年 03 月 29 日
橫的移植,縱的繼承,雅俗共賞的幽默《化作北風》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3 月 29 日
跨域・觀看・分享的多元表述《開Jam有藝思─畫勁・舞形・聲漫》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3 月 29 日
因誤讀而生的美麗結晶──戲曲劇場《江城子》 投稿評論 林哲立 2019 年 03 月 28 日
簡潔流暢又暗藏洶湧的小品《醜男子》 投稿評論 蔡怡安 2019 年 03 月 27 日
孤獨的總和《愛的落幕》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9 年 03 月 27 日
恨一個依然存在的人《愛的落幕》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3 月 27 日
扮演同時玩弄名為「寫實主義」的神《半仙》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3 月 26 日
儀式/表演下的民俗活動《半仙》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9 年 03 月 26 日
劇場想像空間的未展開《半仙》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3 月 26 日
講座紀錄:市場。政治。我。——下一輪臺灣表演藝術創造力進行式(上) 本月注視 2019 年 03 月 26 日
冷色調裡的新風貌與期望《傾城記》 投稿評論 李淑玲 2019 年 03 月 26 日
空無一物?《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投稿評論 劉勇辰 2019 年 03 月 25 日
景觀社會的殘酷舞台《XY事件簿》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3 月 25 日
科幻劇場,兩場連映,我想要看!《洛基恐怖秀》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3 月 25 日
年輕世代的焦慮《XY事件簿》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3 月 25 日
暴雨傾城之後,臺韓共製之下《傾城記》 投稿評論 林煒盛 2019 年 03 月 25 日
青春哀歌的再現──長鏡頭電影劇場《來不及長大》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9 年 03 月 20 日
櫻桃酒或機關槍?馬克思幽靈再現的百年挑戰《夜半鼓聲》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9 年 03 月 20 日
有愛的擁抱,就是解藥?《傾城記》 當週評論 劉悉達 2019 年 03 月 20 日
跨界的難題《眼球先生的美術劇場——260號房》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3 月 19 日
果醬裡的共融戰力《戰鬥果醬-Own your style》 當週評論 陳盈帆 2019 年 03 月 19 日
當我們談論流行音樂演唱會時(下) 多焦舞台 劉悉達 2019 年 03 月 19 日
向前還是回首?《跑!》 投稿評論 呂政達 2019 年 03 月 18 日
欲語還休《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投稿評論 陳佩瑜 2019 年 03 月 18 日
掀開歷史的黑洞《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9 年 03 月 18 日
一瞬,在舞蹈家李貞葳的意識裡《不要臉》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3 月 18 日
一個台灣的故事《一夜新娘》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3 月 18 日
台韓共製音樂劇的再思考 《傾城記》 投稿評論 高竹嵐 2019 年 03 月 15 日
百年未盡的劇場詰問《夜半鼓聲》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9 年 03 月 15 日
島的菲絮,合南地《蘭語》 當週評論 陳韻文 2019 年 03 月 14 日
以古思今的大哉問《牽出合走》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3 月 14 日
詠詩起舞《牽出合走》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3 月 14 日
表演文本與在地生態的思考《愛.飛翔.小公主》、《秋水》 當週評論 楊美英 2019 年 03 月 13 日
時間現身《長路》 投稿評論 許絜瑀 2019 年 03 月 13 日
鏡與我,誰看誰?《不要臉》 投稿評論 劉俊德 2019 年 03 月 13 日
講座紀錄:藝術可以這樣搞──社會場域劇場的政治與美學(下) 本月注視 2019 年 03 月 13 日
時間在過去與現下迴旋《秋水》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3 月 13 日
真假高潮之間 《不要臉》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9 年 03 月 12 日
《夜半鼓聲》敲響的是什麼? 當週評論 鍾喬 2019 年 03 月 12 日
現實的剖面與分層《夜半鼓聲》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3 月 12 日
從議題、空間、親密性與影像配置談《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多焦舞台 羅倩 2019 年 03 月 12 日
選擇,並從群體中叛逃《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9 年 03 月 12 日
體現生命中的挑戰《馬勒第七號》 投稿評論 陳瑾瑜 2019 年 03 月 12 日
留下與離開的愛情與革命的抉擇《夜半鼓聲》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9 年 03 月 11 日
虛擬網紅培力的真相《不要臉》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3 月 11 日
當我們談論流行音樂演唱會時(上) 多焦舞台 劉悉達 2019 年 03 月 11 日
提問之後,返家的旅程才正開始?《餐桌上的神話學》 當週評論 羅倩 2019 年 03 月 11 日
西式餐桌上、西方凝視下的他方亞洲《餐桌上的神話學》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3 月 08 日
萌大叔的傻瓜之舞與昭和懷舊《阿波之音》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9 年 03 月 08 日
表演作為自我解構之道《餐桌上的神話學》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3 月 08 日
場館規模、數量與劇場創作生態關係批判──從《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著手 多焦舞台 張敦智 2019 年 03 月 08 日
現代思維的突破與失誤《搶救火燄山》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9 年 03 月 07 日
講座紀錄:藝術可以這樣搞──社會場域劇場的政治與美學(上) 本月注視 2019 年 03 月 07 日
重構物件意義《餐桌上的神話學》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9 年 03 月 07 日
讓你恨的神,與你不能愛的人《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9 年 03 月 06 日
廟堂裡的妖孽,回憶裡的鬼影《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下)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3 月 06 日
井然有序的記錄片《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投稿評論 劉紹基 2019 年 03 月 06 日
穿越千年的沉重守護《千年渡.白蛇》 投稿評論 許天俠 2019 年 03 月 05 日
廟堂裡的妖孽,回憶裡的鬼影《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上)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3 月 05 日
與轉動的舞台共築時間《長路》 當週評論 陳盈帆 2019 年 03 月 05 日
一桌兩椅的寫實反叛?《NSO歌劇-托斯卡》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3 月 05 日
歡喜迎新,文武齊響《新年音樂會》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3 月 04 日
劇場、社區共同體與變身 多焦舞台 鍾喬 2019 年 03 月 04 日
遠離「發現」的恐懼與哀憐《花吃花》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9 年 02 月 27 日
時間的、人生的那條《長路》 投稿評論 劉庭芳 2019 年 02 月 26 日
時間的幻術與意象的難題《長路》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9 年 02 月 25 日
溺於現實的控訴與救贖《花吃花》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9 年 02 月 25 日
展覽場內的表演《複眼時代-開幕暨表演單元發表 單元五:臨場行為-形身異》 投稿評論 陳宥恩 2019 年 02 月 25 日
我不在場,但我有責任《花吃花》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2 月 21 日
躍動的笙音《笙動、生動‧感動的聲音》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9 年 02 月 21 日
藍色狂想中的最終魔王《DAY AFTER DAY》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9 年 02 月 20 日
協奏與樂團共舞共鳴《祭》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2 月 20 日
身體之主體性與反國族──從《葉瑪》到本質劇場 多焦舞台 張敦智 2019 年 02 月 18 日
接地氣的舞/劇嘗試:「雞屎藤舞蹈劇場」作品在地性的回顧與省思 多焦舞台 徐瑋瑩 2019 年 02 月 13 日
古今之間的一縷幽魂《蘭若寺》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9 年 02 月 01 日
芭蕾身體畫當代《2019點子鞋》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9 年 01 月 31 日
迷人的歌舞,惱人的城市《傾城記》 投稿評論 林映先 2019 年 01 月 30 日
記憶在真實與重現間的距離《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9 年 01 月 29 日
走向沒有抗爭的和平自由《老鼠搖滾》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9 年 01 月 28 日
根植傳統、譜唱新聲的搖滾耽美歌仔戲《英雄・再見》 投稿評論 張耀軒 2019 年 01 月 26 日
以樂闡述愛的面貌《願追月華流照君》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9 年 01 月 26 日
與隱形能量球共存的獨舞《555》 當週評論 陳祈知 2019 年 01 月 25 日
黑白鍵上的兩個背影《陳必先與陳宏寬聯合音樂會》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1 月 25 日
如何樂業安居?《莊子兵法》 當週評論 杜秀娟 2019 年 01 月 25 日
過去的預言,現在的警戒《鞋匠》 投稿評論 李佳勳 2019 年 01 月 24 日
鏡頭之下《敗者的搖滾瞬間》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9 年 01 月 23 日
藝高膽大,迎戰不輟《箏新視野Ⅱ~郭岷勤箏獨奏會》 投稿評論 邱思笛 2019 年 01 月 23 日
如何芭蕾?怎樣硬鞋?《點子鞋 2019》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1 月 22 日
多元開展,鼓舞撼動《湛鼓》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1 月 21 日
婚姻的現實與超現實《婚姻殘景》 當週評論 許仁豪 2019 年 01 月 17 日
皮膚與影像的競逐《擾》 投稿評論 李文皓 2019 年 01 月 15 日
家與劇場:兩個空間的想像維度《碰老戲─四郎》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9 年 01 月 15 日
層疊交織的抑鬱意識《無盡天空》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9 年 01 月 15 日
升級版的講古文創《府城夜話》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1 月 15 日
竹樂的趣遊《島嶼歌聲》 當週評論 陳姵霖 2019 年 01 月 14 日
可行、可望、可遊《2018 New Wave》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9 年 01 月 14 日
成為自己的那一個帳篷《仙山逢來》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9 年 01 月 11 日
眼與演《敗者的搖滾瞬間》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9 年 01 月 10 日
封印時空中的內爆《無盡天空》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1 月 09 日
虛幻真假交錯的展場《保持清醒》 投稿評論 陳名義 2019 年 01 月 09 日
動人心弦的《衣裡明珠—蘇文慶作品音樂會》 投稿評論 葉娟礽 2019 年 01 月 08 日
以聚散變幻,記千禧年代《MILLENNIALS》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9 年 01 月 07 日
音樂劇作為辯證難題《茉娘》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9 年 01 月 07 日
相信愛的記憶《島上的最後晚餐》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9 年 01 月 05 日
隨黎明消逝的美好《倩女・幽魂》 投稿評論 朱珊珊 2019 年 01 月 05 日
被愛綁架的獨狐之歌《越人歌》 投稿評論 陳伊婷 2019 年 01 月 03 日
碰到愛與不愛的痛/tone時《碰老戲-四郎》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9 年 01 月 03 日
無垠的中國舞意象《倩女・幽魂》 投稿評論 陳伊婷 2019 年 01 月 03 日
銘刻時間的身體《自由步-日光、軌跡、身影》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9 年 01 月 03 日
亞際交流與聆聽《讀響》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1 月 03 日
虛實寫意的黑白美學《驚園》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9 年 01 月 03 日
相識易,相認難《紅梨記》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9 年 01 月 02 日
愛與創傷孿生的B級劇場「我們來演國中生的劇本(第二週)」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9 年 01 月 02 日
樂音斑斕,奏響青春《箏漾年華》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9 年 01 月 02 日
讓於一人的亮眼丰采《川樂.穿越》 當週評論 陳彥儒 2019 年 01 月 0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