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入心裡的故事及音樂《Re/turn》
1月
17
2015
Re/turn(台南人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024次瀏覽
陳亮伃(社會人士)

轉回(return)或轉向(re/turn)【1】,劇名本身就提出了多種解讀的可能性。劇中的情節推進器(plot device):神秘門把,帶著「命中的缺憾,會引領你到你該去的地方」的訊息,讓角色穿越未來,回到過去;在時空自由轉換之下,衍生了七種結局。【2】劇目的表演方式推翻了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提出之開頭、中段、結尾【3】的敘述順序,多重結局也變得有留白不作結論的意味,而可視為具後現代主義特徵。

本文將擷取片段演出,以檢視《Re/turn》的故事手法及音樂的運用,來分析這個戲劇規則靈活、語言幽默又文化多元、有歌有舞,卻不是音樂劇的演出。

故事怎麼說?像是打上舞台的強浪,開場人群快步穿梭,形成飛機上場景讓空姐寧靜照料,又換成記者會的喧雜,再轉換成大城市中的一獨行旅人。這樣流動的畫面展現後,接著獨白敘述。展現(Show)跟敘述(Tell)是帕卡得(William Packard)於《劇作家的藝術》(The Art of Playwriting)一書中所提到的說故事方法,其中認為戲劇以展示呈現;小說以敘述表達。【4】但在本劇中,自報家門並無不妥;「我叫簡嫚菁,一個普通的台灣女孩」,【5】「我叫白若唯,三十二歲」,【6】這類的自我認知、省思的訊息,似乎很難以其他方法呈現。獨白多在換場時進行,對比著先前戲劇動作,能讓戲有種快慢交替的節奏;角色獨白時,正轉進下個時間狀態,敘述在緩慢移動中形成寧靜沉澱。

若唯到Wasir家跨年,也試婚紗。談心間突然傳來倒數聲,燈光投射營造煙火火光的臨場感。這時候Wasir把我們帶到跟他已故愛人的跨年故事中,「就在那短短消逝的十秒鐘,你在天空看到的那張臉,就是答案」。【7】從若唯Wasir的跨年,到了Wasir跟愛人的時空,敘述延展場景的深度。劇中的這個故事吸引人;Wasir的單一經驗,經由敘述轉化成慣用思考方式,成了若唯等劇中人面對選擇的依據。觀眾也各自在想天空中的臉,似寓言的效果。

神秘門把創造了魔幻寫實的場景,充滿戲劇性。副編輯雷奕梵帶著真實情感跟急迫性,遇上了對突發狀況充滿戒心的高中時期湯境澤。區間車的行進時間內,雷奕梵想盡辦法要對小湯境澤傳達「不管你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我喜歡的,就是那個原來的你」。【8】愛,藉這機會,成為故事中的行動。

至於音樂在劇中只是配樂,還是形成音樂話劇(Play with music)?

第一首歌的時間點若唯母親的死亡,Wasir唱著Maury Yeston寫的”Unusual Way”,歌曲選自音樂劇《Nine》【9】,原背景是女明星Claudia Nardi告別導演Cassanova Guido,女明星發現導演不能把她當愛人而只當成靈感的女神,因此放棄這份愛。著黑衣眾人,隨著音樂起舞,若唯緩慢走著。Wasir好像代替若唯唱出心聲”In a very unusual way one time I needed you”,又很像對著若唯述說他對若唯的愛”In a very unusual way I think I’m in love with you”;覺得唱歌的不是蔡柏璋,而是角色Wasir,因為Wasir跟若唯間的情誼,產生了這樣的聯想,增添了不確定性。第二個歌舞橋段是若唯跟Charles戀愛的時間推移,兩人在眾人表現出的熱鬧市景中跳舞,搭配著Jason Mraz的”Make it mine”同樣由蔡柏璋演唱。

音樂劇(musical)通常在情緒滿載的時刻讓角色唱跳以抒發情緒或推進情節。本劇的兩個歌舞場,分別符合這兩個效果。《Re/turn》跟音樂劇顯著的差別,則是歌曲形容的主角不唱歌;且詞曲並不是為此劇譜寫的。

劇中也出現了一些似音樂話劇的元素。音樂劇跟音樂話劇的分別在於音樂劇中的歌舞是構成故事強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音樂話劇通常只是劇中有穿插音樂。音樂劇中唱歌跟台詞一樣是一種表達方式 (non-diegetic);音樂話劇常見例子是以樂團為主人翁的,劇中人有意識的在唱歌(diegetic)。【10】

景中有音樂的是:若唯跟著收音機放的MCHammer音樂跳舞,以及雷奕梵跟小湯境澤用ipod聽Jason Mraz的”Absolute Zero”(蔡柏璋演唱)。因為音樂是發生的事件,屬於劇中的世界,而不是增添劇場氣氛的配樂。但《Re/turn》不屬於音樂話劇,因為劇中人沒親自做出唱歌動作,演唱自創音樂。

劇中引用的音樂取自不同作品,能形成多重解讀。但如果選擇原創音樂及加上細微調整,很可能符合音樂劇或音樂話劇的定義。

在一百八十分鐘,含十五分鐘的中場休息的時間內,《Re/turn》引起了熱絡的討論及節目單購買。甚至甜點代表的愛情故事也穿越劇中,到了觀眾的現實生活,成了可以購買的商品之一。【11】這樣劇內劇外分界模糊化,應是2011年開演至今人氣不減的原因之一。【12】唯妙唯肖的各國語言仿效對話提醒著世界的廣,跨越過去、現在、未來的視野也將人生問題帶到一個高度來清楚面對。撇開故事怎麼說,音樂怎麼唱,全都轉到心坎裡了。

註釋

1、用詞取自:李時雍:跨文化性思考下的轉回或轉向《Re/turn》。表演藝術評論台,2013年7月4日。2015年1月8日閱覽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6982

2、2014年12月12-21日在南海劇場演出所販售的節目單,所含結局為:寂寞(歌曲: Daydreamer),Déjà vu(歌曲: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重生(歌曲:Smile),脆弱(歌曲:I’m Not that Girl),活著(歌曲:Try to Remeber),Return(歌曲: A House Is Not a Home),默默(歌曲: On and On),更多版本的結局,可參考2013演出。

3、紀蔚然:〈敘述之驅魔儀式《娃娃之家》的形構過程〉。《現代戲劇敘事觀:解構與建構》。台北︰書林出版有限公司,2014年9月。頁34

4、紀蔚然:〈故事該怎麼說?︰重返三個犯罪現場〉。《現代戲劇敘事觀:解構與建構》。台北︰書林出版有限公司,2014年9月。頁15

5、蔡柏璋。《Re/turn》。台南市:台南人劇團,2013年10月。頁22

6、同註5,頁29

7、同註5,頁39

8、同註5,頁139

9、“Nine (musical)”,取自維基百科網站 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Nine_%28musical%29查閱時間10 Jan 2015,

10、“Diegesis”,取自維基百科網站 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Diegesis#Diegesis_in_music-theatre查閱時間 10 Jan 2015. Web.

11、沒販賣櫻桃眼淚,但南海劇場警衛提起有些場次有販賣。向劇團查證,回應如下:您好,櫻桃眼淚當時是看哈打奶奶那邊什麼時候方便過來賣的~通常都是中場休息時販賣!

12、關於本劇表演沿革可參考李時雍:跨文化性思考下的轉回或轉向《Re/turn》。表演藝術評論台,2013年7月4日,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6982

查閱時間2015年1月8日;吳岳霖:新結局的前行力量《Re/turn》。表演藝術評論台,2014年1月14日,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9334查閱時間

2015年1月8日

《Re/turn》

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4/12/19 19:30
地點|台北市南海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門把的安排是刻意、明顯,卻巧妙地。一可在故事性上作為改變命運的媒介,二則在功能性上可因此做精妙安排,如,帶領人到其他時空的任意門,以及換場時的整個舞台、場景旋轉,華麗並讓「舞台本身」具有高度觀賞性。(陳彥諺)
4月
20
2018
演員在舞臺的圓心不斷地走動繞圈來表現面對選擇的猶豫不決,而每一條道路代表著所選擇的方向,在選擇過後來決定走向哪一條自己的未來人生。(游若婕)
4月
05
2018
通過劇作檢視生命當中的愛與缺憾,意圖給予觀眾面對這些情感的方法、同時認知到「面對」的困難,正是在於此劇對於處理情感課題的深刻之處。(蘇恆毅)
3月
27
2018
羅曼史成也市場,敗也市場。羅曼史的第一要務是賣,買不起去倫敦的機票,可以買得起戲票,羅曼史帶你飛,生命的缺憾只消一口櫻桃起司,一次dance studio的邂逅,一次西藏的心靈之旅,就會完滿。從缺憾到圓滿,只要輕輕按下轉台的鈕。(許仁豪)
3月
26
2018
跟音樂劇所不同的是,歌曲並不是由演員唱出,而是由旁邊的演員藉由第三者的立場唱出。但其中也包含了一些音樂劇的元素,在幕與幕的穿插中,眾演員一同在台上跳舞,藉由歌舞,構成了故事的強度。(陳諭嬌)
3月
19
2018
作為一個忠實戲迷,縱使不同的觀眾對每個版本的喜好不一,卻也代表著對《Re/turn》的關注,也許每個人都需要個門把帶領他們到達該去的地方吧!(呂玟君)
12月
30
2014
「默默」這樣的結局,看似悲劇,但「遺憾」如已存在,人真正該做的不是return、彌補,而是「面對」並得以前進。2013年的《Re/turn》,不是回頭,而是繼續往前。(吳岳霖)
1月
14
2014
《Re/turn》的調性像一齣成功的電視愛情偶像劇,有著穿著美麗服裝、可愛不真實的主角,充斥誇張搞笑的類型化人物,穿插無關敘事的優美唱歌跳舞橋段,加上諸多異國情調的龍套,畫面乾淨唯美,也令人目不暇給。(林雯玲)
12月
21
2013
在語言符號表層的諧擬和拼貼之下,蔡柏璋與台南人劇團對於跨文化性的思考,劇場理論或類型的界限,生命的思考(關於選擇),未來是否、或將會如何更進一步地展開,轉回(return)或轉向(re/turn)何處。(李時雍)
7月
0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