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拔他人,其實是在鼓舞自己《旅奧女高音王雅慧-維也納之音2・舒伯特藝術歌曲音樂會》
9月
07
2023
旅奧女高音王雅慧-維也納之音2・舒伯特藝術歌曲音樂會(屏東縣政府文化處提供/攝影李宗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74次瀏覽

文 陳旻鈺(專案評論人)

音樂本身就是一種「語言」,雖無法像口語那麼迅速且直接地傳遞資訊,但音樂擁有連結人們的奇妙力量,更藉由演奏樂器的當下產生自我覺察,進而探索內在的心靈。【1】 

藝術歌曲結合了「語言」與「音樂」,音樂構築在細膩的文字符碼,讓大腦的感受以及認知達到最高境界。2023南國音樂節《旅奧女高音王雅慧-維也納之音2・舒伯特藝術歌曲音樂會》(以下簡稱《維也納之音2》)曲選舒伯特的聲樂作品,其中兩首以純器樂(鋼琴與小提琴、鋼琴與單簧管)形式演出,十四首樂曲各有不同的故事背景,潛藏不同人物性格。舒伯特選詞譜曲,音樂當然也蘊含了他的靈魂特質。 

聲樂家著用德國傳統服飾上台,將視覺定調在鄉村美學,也呼應了第一曲〈野玫瑰〉的時代背景,鋼琴家佐以可愛活潑的和弦伴奏,開場令人十分愉悅;聲樂家精準的咬字、抒情且暖活的人聲搭配適宜的動作與表情,觀眾彷彿隨著美聲搖擺。但在樂曲的進行過程中,漸漸可以發現聲樂家與鋼琴家一個熱情洋溢、一個不動聲色,彷彿身處異地——聽眾所有的目光匯聚在聲樂家身上,忘記身後鋼琴家還有一段美美的尾奏,用掌聲淹沒了琴聲。 

發生什麼事情? 

除了觀眾對聲樂家過分炙熱的情感之外,有沒有可能是,鋼琴家僅視自己為「伴奏」,在音量上禮讓了人聲樂器,主動退下一階、低調卑微地演奏樂音? 

學生時期,初與聲樂夥伴踏入教室,坐在教授旁彈奏譜表的音符,我曾認為只要一顆音不彈錯,加上會聽、會跟就會是個好伴奏。殊不知,把音符彈對是基本,把音彈「準確」、彈「到位」又是另一回事:缺乏輕重之分的音色,是無法具有樂思以及合作功能的。【2】 

若在排練時期就為了跟緊夥伴的氣息,長期處在憋氣狀態彈奏,除了緊繃的身體容易砸錯一些音符,心聲也會遭到忽視、缺乏回饋而疲憊不已。上了舞台,傳入耳畔的是生疏場地不確切的反饋,就算是身經百戰的鋼琴家,這些突發狀況著實考驗臨場反應。當恐懼蔓延上身,如同頓失去向的旅人,眼前樂器成了一台張牙舞爪的怪獸;鋼琴家手足無措,既不敢呼吸,也不敢亂動身軀,感受不到身體與琴鍵重量的連結,只能認命的讓人宰割。 

《維也納之音2》的鋼琴家彈奏技巧並不差,溫文儒雅的演奏讓人平身靜心,但隨著聲樂加入,鋼琴家反倒縮起身軀,讓自己的聲部遭受嚴格的控管,優美的聲響逐漸僵化、趨於平面。作為樂器之王,鋼琴具有融合其它聲部線條的特質,這存在的功能不單只是為了襯托他人,而是藉由樂譜上縝密的曲式、架構以及和聲色彩,與合作對象一起共同述說這個精彩的故事。 

那麼何謂彈奏準確、到位、「立體」的聲音呢?其架構有跡可循。一個文化的語言孕育了作曲家,詩詞帶有的韻律與節奏不僅肥沃了聆聽的土地,也種下了期盼的聲響;鋼琴合作家除了閱讀詩詞「語言」來直接獲取已知的資訊,也要藉由不斷地聆聽「音樂」的和聲色彩、節奏脈動、一再重複的動機符碼,找到作曲家深埋曲中的特殊意義,並在合作演出時作出調節,保有自己的樂念,彈性的應對夥伴的狀況。理解了聲音所要述說的意義,就不會迷失在聲音裡。 

譬如〈甘尼梅德〉的前奏,樂曲架構為何?鋼琴高低聲部間要怎麼設計?主角身處怎樣的環境?用什麼樣的語氣說話呢,是充滿自信地大步前進、還是靦腆的帶著笑?樂句要如何堆疊,好讓聲樂家能不費吹灰之力、輕輕咬出「Wie」這個字⋯⋯在替他人著想的過程,也要堅守自己的理念,捧著「邀請」的思維,嘗試把自己放在「合作」的角度。畢竟舞台上的夥伴,也正用心地高歌、邀請你進來這個情境氛圍——有時候,就只差一點勇氣與自信。 

跟著心裡的聲響,別怕彈得過分。當鋼琴合作者清楚自己身處何方、要往哪走時,可以是牽引他人的光明,是茫茫大海中照耀四方漆黑的燈塔。終有一日,在拉拔別人成功的同時,來自內心深處尋獲的答案也獲得了認同。 

 

註解 

1、N. Kraus,《大腦這樣「聽」:大腦如何處理聲音,並影響你對世界的認識》,李承宗、陸維濃譯,(臺北:天下文化,2022),181-182。
2、洪珮綺,《鋼琴合作視野之蕭頌聲響世界:以鋼琴、小提琴與弦樂四重奏的D大調協奏曲,作品21為例》(臺北:翰蘆圖書,2019),297。 

《旅奧女高音王雅慧-維也納之音2・舒伯特藝術歌曲音樂會》

演出|王雅慧、蔡學民、張群、林蕙萱
時間|2023/08/26 19:00
地點|屏東演藝廳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