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傳統文本原是通過時間和諸般演化的殘酷考驗而保存下來的,因此真正的創新所依靠的,絕不只有創作者一方的能力,還包括社會關係或客觀時局的改變,以及我們能否將新創作品巧妙安插進這些改變中的特殊際遇。走出紅樓,儘管心滿意足,卻隱約感到諸位豪傑的焦慮,特別是在相聲發展上⋯⋯(張又升)
十二月
06
2021
從某個程度上來看,《XXX》找回了最古典的莎劇演出感覺,它刻意服務台下的「低級」,或者討厭高尚喜愛低級的觀眾,用時空大挪移的技巧,流行文化的親近感,阻絕觀眾的思考,讓觀眾變笨,用最實在的感官來看戲……(但唐謨)
一月
11
2021
但在所有試圖創造異質空間的案例裡,《仲》因有力而完整地框定了自身範圍,並填上豐富的細節,於是幾乎成為現實某個角落的縮影。它所產生的敘事效果,就像在在有限篇幅內無法描述整棟大厦,於是轉而摹寫其中一個光房間,手法如此細緻,以至於每個看到的人,都可以自行在腦中建構出屬於自己的大廈/世界的全貌。(張敦智)
十二月
31
2020
此作在傳統風鼓樂的演奏,有別於傳統民俗藝陣中,鼓樂作為伴奏的模式,很大程度強化演奏者的肢體與神態,並著重於打擊技巧、花式手法與演奏者的身形和步伐,相較於坊間的戰鼓演出,整體的演奏速度適中能夠更好的展現武術肢體、動作,避免因演奏速度過快而造成動作難以伸展開的情形。(陳慶軒)
九月
25
2020
看見這個試演會出現,內心十分雀躍,決定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寫一篇評論,希望這一次的評論能與主創團隊有真正的互動,產生良性循環,也助於作品的有機發展,如此一來,劇評是否更有實質意義?(許仁豪)
九月
18
2019
《新・大登殿》跳脫《紅鬃烈馬》的傳統父權思維,滌去忠臣平反、奸相去職的政治正確,從人心出發,回歸薛王代三角戀的本事。(張耀軒)
十一月
2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