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本次演出的樂團介於兩者之間的,既不會太過嚴肅,也不會過分搞笑。兩種表演方式的劃分取決於其作品所表現的內容與串場時的談話與勢態,給予觀眾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馮祥瑀)
七月
24
2018
長達九十多分鐘的演出,不僅僅是一場偶像與粉絲之間的心靈交流,更是確認自己的身份、探索並且慶祝自我認同與歸屬的一場儀式。(馮祥瑀)
七月
20
2018
演出場地的音控人員、場地器材以及設備都是影響在地音樂發展的重要因素,即便場地有限制,我們如何在現有的軟體上做到相應的安排來面對不同表演者的特色?當國內創作者的創作不斷進化,如何因應這樣的變化,將聲音如實地呈現給樂迷?(馮祥瑀)
七月
19
2018
當林理惠以效果器所製造出的音效不斷堆疊,一面朗誦時,那些「我喜歡你」的張力以逐漸粗獷且扭曲的音色被朗誦,最後結束在一句尖銳刺耳的「殺死你」,作者對於情慾轉換的表達才真切地透過聲音被完整的呈現。(馮祥瑀)
七月
12
2018
當天的聽眾與雪盜境士之間雖然有互動,但是對於他的音樂並沒有很深的共鳴。也許是聽眾年齡層或是音樂取向的關係,在台灣,我們很少看到像是雪盜境士這樣年齡的搖滾樂手,而普遍來說聽眾也都是年輕人。(馮祥瑀)
六月
19
2018
他的音樂思維並不被自己的族群認同所限制,也不局限於我們所認為的「音樂傳統價值的復振與創新」文化價值,而是更加自由自在地以自己主觀的方式去觀看這個世界。(馮祥瑀)
六月
11
2018
即興概念是帶出他們音樂動能的最主要到關鍵。就曲式上來說,Sonus de Gaia的演奏總是在聽眾預期之外,將不同民族的音樂呈現地巧妙而精緻,他們並不依照一般所認為的流行歌曲或是世界音樂應該有的制式方向。(馮祥瑀)
六月
01
2018
這兩個人的組合與王立的音樂相比較,就好像是大男孩們成長過程中的時空對話,台下的王立就坐在第一排認真聽著他們的音樂。在那個當下,音樂不但是創作者們內在交流的媒介,也是促成音樂場景變化的催化劑。 (馮祥瑀)
四月
30
2018
在這樣的氛圍中,音樂會除了發表作品之外,並沒有那種演出者與聽眾之間的透明隔閡,反而一方面像是賴儀婷為自己舉辦的個人儀式,另一方面像是治療者與創傷者們之間的團體治療。(馮祥瑀)
四月
24
2018
爵士音樂本身是一種很強調變化的音樂,演奏者必須去注意到如何將音樂演奏的有趣,而如何即興得讓聽眾感到耳目一新、拍手叫好,則有賴音樂家琢磨自己的技巧。(馮祥瑀)
四月
11
2018
《掠交替》透露一股深層的悲傷,或許是來自於某些關於生活以及生存的無力感,那些無力感隨著時間慢慢累積在身體裡成為一種失落感,那種失落感在撩動琴弦時轉化成音樂,因此聽《掠交替》時,很容易感覺到身體裡有某些東西隨著音樂一直在騷動著。 (馮祥瑀)
三月
26
2018
從阿米斯音樂節到本次與TSO合作,舒米恩的音準以及演唱技巧一直都是相當明顯的問題。倘若以專業水準來說,一場一小時的演出中有四到五次的失誤已經算是太多,像是起音不準以及破音等等問題都值得好好處理。 (馮祥瑀)
三月
13
2018
「自然」與「流暢」是影響演出品質的重要因素。本次演出的樂團需要去做的是:花更多心思去思考如何拉近觀眾與自己之間的距離,以及觀眾所聽到的、感受到的是什麼。(馮祥瑀)
三月
06
2018
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中的嗩吶,不禁讓我想起世大運閉幕典禮時的嗩吶與薩克斯風合奏樂段,傳統樂器在當代的演奏原來可以如此多元而有趣。音樂就應該如此充滿趣味性,所以我認為《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也更應該關注於更多像這樣令人感到驚艷的樂曲。(馮祥瑀)
一月
31
2018
The Roadside Inn之外,其他樂團風格較屬靜態,像是害喜喜、鱷魚迷幻以及甜約翰等樂團都是如此。在動靜之間,樂團們帶給聽眾的是完全不同的聽覺享受,值得注意的是害喜喜樂團主唱嚴文康的音準以及唱功,或許是本場次五個樂團之中最好的。(馮祥瑀)
一月
2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