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的遊戲:林理惠《迴路詩集》詩與歌發表會
7月
12
2018
迴路詩集(林理惠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97次瀏覽
馮祥瑀(專案評論人)

身兼多重身份的林理惠在上週五晚間於永和小小書房舉辦她的新書發表會,《迴路詩集》是今年所出版的詩集,而林理惠在本次的發表中選擇以詩、歌與音樂三者結合來呈現自己的音樂才華。林理惠與謝明諺在本次演出中合作演出,在爵士鋼琴、薩克斯風、唸詩與歌唱的交融下,林理惠呈現自我以及其創作的方式彷彿一場聲音的遊戲。

遊戲中,林理惠與謝明諺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玩聲音。在唸詩時以效果器串連麥克風做出許多有趣的音色變化,搭配詩中的音律抑揚頓挫,將文字的聲音以渲染、搭軌以及其他各種方式來呈現。這些聲音配合著爵士鋼琴以及謝明諺的薩克斯風演奏,有時將詩詞重新譜曲,有時以其他歌曲來呈現詩詞的意境。演出的形式大多先將詩詞朗誦一遍,在某些段落以清腔朗讀,另外一些段落則搭配效果器來進行。在朗讀之後,林理惠會選擇不同的曲目來進一步描述其詩詞的意境。這些曲目有她個人過往的一些創作、爵士樂經典曲目、知名爵士樂小號音樂家Chet Baker的作品以及其他英語流行歌曲。在曲目詮釋上,林理惠選擇她非常喜愛的音樂家Chet Baker的風格來詮釋大部分她所選擇的曲目,如”I fall in love too easily”以及”you don’t know what love is”等。

林理惠的《迴路詩集》雖描述各種不同的情境,但其主要圍繞著一個主題:情愛。演出的第二首作品〈我喜歡你〉在文字的結構上相當簡單,以不斷重複的短子「我喜歡你」配上最後的punchline「殺死你」。這樣的文學作品在朗讀上或許無法確切地感受到作者的意圖,但是當林理惠以效果器所製造出的音效不斷堆疊,一面朗誦時,那些「我喜歡你」的張力以逐漸粗獷且扭曲的音色被朗誦,最後結束在一句尖銳刺耳的「殺死你」,作者對於情慾轉換的表達才真切地透過聲音被完整的呈現。又如作品〈親愛的尼安德塔人〉以及〈療妒湯〉等都是以情愛為主題的作品。

不同於謝宇威在《客家唐詩》專輯作品中對於詩詞以及爵士音樂的處理,林理惠作品中的詮釋性質相當強烈。像是選自《迴路詩集》中的作品〈她與他〉,她選擇用”you don’t know what love is”來詮釋。這首詩描寫林理惠過往的感情經驗,而”you don’t know what love is”則是她認為搭配這首詩最好的歌曲。就音樂上來說,歌曲的詮釋方式大多依循經典爵士樂的曲式,也就是主題旋律、即興段落、主題再現等三個主要段落。在朗誦詩詞之後,林理惠將歌曲的主題旋律以Chet Baker的口吻以及風格來詮釋歌曲,接著進入即興段落。林理惠在本場次所選擇的曲目大多為慢歌,就如同Chet Baker的以往風格一般,因此林理惠在演唱時的節奏變化以及選音上也頗有Chet Baker的味道。

在林理惠的演唱中,低音域以及高音域的技巧明顯來得中高音域來得好。在低音域時,林理惠對於半音的演唱比起中高音域來的準確,充滿氣音的唱法搭配準確的半音使用以及Chet Baker的風格也使得林理惠的低音非常性感。在少數幾個需要演唱高音的片段看來,林理惠的聲氣也比中高音域來得夠足夠些。相對的,林理惠的中高音域的某些音似乎是她比較不擅長的地方,在這個音域,她的氣相對不足、氣音常常出現也使得音色不如低音那樣飽滿。但我並不是特別在意這些缺點,我認為她對於效果器的使用才是這場演出最大的亮點,而或許結合Chet Baker的風格以及效果器兩者,林理惠可以找到一些更有趣的詮釋方式。選擇將兩者並置、混雜或是折衷則是另外一個可以思考的問題。

此外,鋼琴手對於慢歌的處理方式也稍微缺少變化。我在聆聽的過程中常常會期待,鋼琴在伴奏上能夠更加呼應林理惠對於主旋律的詮釋以及謝明諺在樂器上的即興。但是我認為鋼琴手的演奏只是規整地演奏每一個四分音符拍點,雖然他的voicing十分好聽,但是在節奏上我則認為可以有更多著重於二四拍、三連音以及切分音的演奏,並且依照伴奏對象的演奏去改變自己的voicing,更可以在每一個段落中嘗試演奏不同的voicing與comping節奏,如此一來,音樂的豐富度就會提升,演奏也會變得更加有趣。另一方面,謝明諺的演奏技巧十分精湛,無論是在即興、合音或是製造特殊音響效果上,我都認為他是相當優秀的音樂家。他對於bebop樂句的掌握、在即興上選擇演奏調內音或是調外音、與其他樂手配合的能力相當突出。對於音樂的深入理解以及掌握是他與許多人合作最大的優勢之一。

最令人驚艷是三人對於作品〈開分員〉的演繹。〈開分員〉是一首《迴路詩集》迴路詩集中的作品,在以音樂詮釋時,鋼琴手選擇以藍調做為襯底,讓林理惠以及謝明諺在此基礎上做許多不同的音響呈現。有別於其他作品,〈開分員〉呈現的是一種現代主義音樂中強烈的異化(alienation)以及被撕裂的破碎與不和諧感,噪音是這首作品最重要的概念之一。這首作品是一個不斷循環不斷重複、不斷開始不斷結束的有組織的聲音結構。既暴力又性感、雖粗獷卻細膩。在一連串爵士樂曲以及流行歌曲之中突如其來的噪音敘事,豐富了整個演出的層次以及論述。

這場表演並不只是一場表演,而《迴路詩集》也並不只是一本著作,是林理惠對於她與謝明諺故事的開場、也是表達了她對於情愛的往昔經驗。如果說這場聲音的遊戲闡述了林理惠生命中的情愛經驗,那就端看時間如何繼續將這場遊戲玩得更加精彩可期。

《迴路詩集》

演出|林理惠、謝明諺
時間|2018/ 07/06 19:30
地點|小小書房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