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邊界的揭露與質問《外遇,遇見羊》

2012-05-28

演出:綠光劇團
時間:2012/05/26 14:30
地點:臺北市城市舞台

文 謝東寧

綠光劇團的世界劇場系列,今年已經邁入第十年,這種全本搬演國外現當代劇本的作法,以往大多只存在學院裡頭,特別是外文系、戲劇系的師生習作,如今也逐漸成為市場風潮,接受一般普羅觀眾的考驗。同時這種外國劇本演出的處理方式,也慢慢從改編故事內容、改寫成本地時空環境,直到可以依劇本原汁原味地呈現,而以上現象也顯示,國內觀眾鑑賞能力的提昇。

綠光世界劇場的最新作品《外遇,遇見羊》The Goat: or, Who is Sylvia?,是美國荒誕派劇作家愛德華‧阿爾比的精彩大作,高齡八十四歲的阿爾比,如今已經是拿終身成就獎的劇作大師,他的荒誕派戲劇跟貝克特、惹內、尤涅斯科…等歐陸系大不相同,還是以美式寫實主義為基礎,不在劇場形式上有所挑戰,而是劇情內容走向之荒誕,而這種荒誕所對應的,卻是現實世界的井然有序。《外遇,遇見羊》尤其挑戰現代社會對於「性」觀念的保守認同,如果說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是經濟問題瓦解了一個幸福的家庭,那麼本劇的毀滅力量,則是性觀念,當老公外遇的對象,是一頭山羊,那麼這個家庭(或者是社會)還能接受他嗎?

舞台設計利用灰色充滿現代主義風格,穿透性格子狀線條,搭建出五十歲成功建築師(劉亮佐飾)寬敞的三面牆家居,尤其是高椅背的誇張設計,更是畫龍點睛地突出建築師品味;而視線穿透於戶外的,觀眾看到的是投影背幕上顯現的外在世界,城市高樓建築、鄉村戶外景色…,這個背景隨著劇情的開展,更凸顯了導演(李明澤)對於內(家庭)外(社會)相互呼應的詮釋張力。另方面,同時導演也掌握了舞台符號的恰當應用,譬如舞台上隨著老公外遇劇情的揭露,老婆(謝盈萱飾)不斷地砸毀家具,甚至最後一幕,連原來的遙控窗櫺都故障了,而戶外的景色竟然上下顛倒,暗示著「真實」對於現實的毀滅力量。

原本家庭生活幸福美滿的成功建築師Martin,開始對於生活不專心,老是忘東忘西,他的好友記者Ross(陳竹昇飾)來訪問他,無意透露出他愛上一頭羊的秘密,Ross認為此事嚴重偷偷寫信給他老婆Stevie,老婆知曉之後開始與老公進行一場瘋狂的談判,同性戀兒子Billy(余啟銘飾)目睹這一切,跟著也陷入了肉體與道德之內心交戰,後來竟然在氣憤與渴望愛的哭泣中,吻了老爸,最後老婆滿身是血,砍了山羊(小三)的頭,回家向老公展示。

劇本主要討論的,是原本看似正常成功的人,因為某種天性、潛意識、或者某種癖好而用身體突破社會道德規範,原本個人私下的踰矩,卻被某種「正義」揭發,成了無法回頭、毀滅世界的罪人。但問題是,到底什麼樣的性才算「正常」呢?阿爾比刻意在今日社會,還糾結在同性戀是否正常的爭論中,一舉將邊界推到「人獸戀」的極限,但不只如此,這故事更是隱喻,隱喻人類世界強制性的道德標準,所隱藏的恐怖集體暴力。

劉亮佐和謝盈萱成功地扮演了這對語言快速、對白鋒利,充滿了對峙張力的夫妻,前者矛盾不被諒解的猶豫與天真、後者壓抑又爆發的不解情緒,恰如其份地表現這個屬於演員的劇本。倒是陳竹昇和余啟銘,未深入探究劇作家的角色用意,過多在劇場效(笑)果上的耍玩,反而削弱了故事張力,讓兩位主角,必須更辛苦地撐起劇情。

悲劇的用意,在於凸顯人性的脆弱與侷限,阿爾比不顧禁忌拋出這個議題,一如庫柏力克電影《大開眼界》的討論,現代社會的夫妻關係,除了一男一女的肉體關係之外,到底還可以用什麼來維持這份「愛」。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