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的梗,干今底事?《不可兒戲》

王爾德為挖苦上流社會所寫的劇本,今天卻剩下消費娛樂的功能,尤其劇本處處見縫插針的社會虛偽攻擊,演員也是輕輕帶過,不然就只是強調好笑,也就是說,王爾德當時鮮明的觀點,導演根本無心處理。(謝東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