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异境樂團
時間:2018/09/23 14:30
地點:臺南 奔放E倉庫

文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近幾年,我們常會聽到這個新名詞:跨界音樂。根據維基百科解釋,這是一種新的音樂型式,富變化性質但平易近人,舉例說明,古典音樂的曲目重新詮釋成不同的演奏手法或流行樂手演奏古典音樂,都可算在跨界音樂的範疇之中。

异境樂團不僅編制特殊,其每位團員都會編曲的情況下,樂曲題材由北管傳統曲牌、客家戲曲至民謠、童謠……等皆有,由此看出异境樂團既能掌握各種風格的演奏,又對不同樂曲之間的氛圍轉換頗具自信。演出現場為小型劇場空間,相較於一般的音樂會,演奏時幽微閃爍的燈光,以及震撼的聲音效果,筆者認為這場音樂會更像是『演唱會』——樂手以搖旗吶喊的演奏方式來演奏樂器的演唱會。

節目開始前,由一位旁白說著童話故事般的開頭,「在異境裡,有七道光芒幻化成七位使者,每年的今天是他們唯一能交集的一天。在異境之中,使者們各自聽到許多傳說,而這些傳說,就是我們看到的流星。」語畢,《序曲》奏下,各個演奏者像化為主角一般,輪番各展其長,樂曲以兩位打擊者吳政君、張幼欣的鼓段為銜接點,分別帶出三弦、電吉他及電子鋼琴的主奏樂段,後在嗩吶的領奏下,曲風一轉,連接至下一曲《一江風》,帶領著觀眾一覽傳統北管的風情。

創新,是跨界音樂人所必備的元素之一,但如何創新,又是另一個挑戰。在《想起思想起》,樂曲的開始便以中阮彈奏《酒狂》為頑固低音作為輔助,而原本擔綱打擊手的吳政君此時則以二胡奏起主旋律,在中阮不安定的節奏與二胡悠閒穩固的旋律線條間,兩者相互拉扯,卻又維持微妙的平衡,然而,進入第二樂段後,主奏二胡不再只是單純唱著《思想起》,更是發展延伸至第二主題,並在各個樂器的穿針引線下百花齊放,最後再回到主題樂段。《思想起》原為恆春民謠,且是每位臺灣人民都應知曉的樂曲,以傳統古琴曲《酒狂》作為樂曲進行的基底是為創新一,後又以《思想起》的主題旋律再進行二次創作是為創新二,且在异境樂團特殊的中西合併編制下再重新詮釋是為創新三。

下半場有許多有趣的樂曲,尤其是加入人聲伴唱的《弄樂》與《撐船歌》。在團長吳政君的帶唱下,觀眾們跟著清唱「上,尺、工、凡、六、五、乙」,簡短的四個四拍小節,是《弄樂》最開始的主題旋律,而後在演奏過程不時穿插人聲的歌唱,反覆的讓觀眾聽到傳統工尺譜的音名;《撐船歌》改編客家三腳採茶戲的「撐船歌」一曲,樂曲輕快活潑,觀眾彷彿跟著樂手們乘著風浪出海,並在眾人的一同歡呼中,划著槳、灑下魚網,最後豐收的滿載而歸。

因應潮流而產生的新名詞「跨界音樂」,是近幾年音樂表演者亟欲嘗試的方向,也是未來的趨勢,因觀眾不再滿足單純的演奏,希望獲得更多不一樣的感受與體驗。在筆者看來,异境樂團是個成功跨界的音樂團體,既讓觀眾欣賞到一場蘊含豐富元素的音樂演出,又讓觀眾同時享受燈光與音響效果,體驗了一場「演唱會」等級的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