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稻草人現代舞蹈團
時間:2018/11/10  19:30
地點:臺中市屯區藝文中心實驗劇場

文 柏懿庭(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在學生)

此製作是稻草人舞團邀請傑出新銳舞者暨編舞者高辛毓編創,而高辛毓善用愚人牌裡的序號0,這個看似虛無卻包羅萬象的神奇數字,帶領我們進入他一手打造的奇幻世界。

一坐到位置上先引起我好奇心的是舞臺佈置。舞臺上懸浮著十片像括號一樣的弧形板,懸在舞臺的空中產生出似有若無的0,促使我在節目開始前就在腦中有不少畫面產生。演出開始打的是斜角燈,舞臺上的各處角落陸續出現像小偷一樣偷偷摸摸的舞者,每位舞者古怪的方式不一樣,有的執著於是否能掌握弧形板,有的注重弧形板形狀,並找出與弧形板相同形狀的物品,而共通點都是對於頭上的十片弧形板充滿好奇。這樣的狀態持續到一位舞者用腳將弧形板推到地上發出很大的一聲「碰」,舞者們的動作便轉變成彈跳活潑,音樂也變成是輕快逗趣的。四位舞者穿梭在各個弧形板中,並且因為好奇心做出許多意想不到的舉動。其中一位舞者把自己當魔術師,操控每一個模型版,誇張的動作與表情,看得我表情也會跟著變化。最後,變魔術的舞者將其餘舞者手上的道具都丟進垃圾袋裡,並且應景地播著垃圾車的音樂,畫面看似以詼諧有趣,但我覺得這好像在形容一般人眼中的愚人:在自己的世界裡做他人看似奇怪但對他們來說卻很有意義的事,而一般人總把做著這樣的行為的人歸類為怪人,並且把他們所認真鑽研的事物當作視而不見的丟在一旁。

舞臺上的隊形、動作細膩的編排巧思,每一刻都有小驚喜藏在裏頭。延續前段所述,舞者有時彼此像愚人般的捉弄彼此,有時一同沉浸在自己努力的世界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四人互相追跑、衝撞,動作質地是強而有力的。其中一位舞者被撞到之後以誇張逗趣的方式跌倒在地,並且非常引人耳目地放聲大哭,其餘三位舞者見狀,不屑一顧的離開,留下那位跌倒大哭的舞者。慢慢地,音樂轉為悲傷,大哭的舞者舞了一大段動作流暢、質地柔軟、情感憂傷的獨舞,其餘三位舞者陸續靠近他,不停的跟他說話,到最後模仿他的動作。大哭舞者非常沉浸在自我的悲傷世界,一點都不理會其餘三位舞者對他的行為,高辛毓選擇的呈現方式讓愚人的反差顯得格外清晰。畫面看上來像是在訴說當愚人被排除在外時,他們會找出自己的生存之道,當平凡人再回過頭時,愚人早已依循自己的腳步走在他們前面了。

在愚人眼裡,真正愚人的是那些事不關己的平凡人。舞作的最後一段,每位舞者從頭到腳穿全白連身衣,在我的想像裡是象徵歸零,與第一段的四位舞者身上那五彩繽紛的服裝也有很大的反差。或許是要讓我們知道,這四位扮演愚人的舞者們,外表活潑開朗、很多執著的行為顯得愚昧,實則他們有一個自己的世界,知道自己為什麼而努力,每每受挫時也都會讓自己歸零,不會輕易被打倒。

整齣舞作豐富多變,很多看起來逗趣的畫面,其實意涵深遠且能引發無限思考。高辛毓藉《愚人》為題,讓觀眾思考面對事情的態度、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因整齣舞作以逗趣方式呈現,除了不枯燥乏味,更能對比出逗趣裡隱含諷刺意味,使觀眾能有無限想像與反思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