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誰保持聯繫?《保持聯繫 Keep in touch!》
1月
18
2023
保持聯繫(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50次瀏覽

文 許仁豪(駐站評論人) 

這是一場新馬戲的演出,在裏頭我們依舊可以看見傳統馬戲的觀演關係:表演者挑戰身體極限與物理邏輯,以精湛技藝(virtuosity)吸引觀眾眼球,讓觀眾讚嘆不已。但傳統馬戲得以成立的神乎其技,比如高空轉圈、人體疊加、平衡感懸吊、拋擲與輪轉,雖然在這個表演的不同橋段都陸續出現,卻已經脫離炫技的層次,成為服務編導理念的肢體律動與畫面構成元素。 

編導王弈樺在節目介紹現身說法,表演的靈感來自於親身生活經驗體悟。編導來自高雄岡山,北漂生活多年,長年與南部家人聯繫,從很貴的市內電話到免費的線上通話,科技的形式似乎讓與親人的聯繫更加方便,但卻也改變著親密關係的經營、人與人溝通的身心靈狀態,還有我們對真實與虛擬的認識。1而這樣的改變對於生活在新科技時代的我們意味著甚麼?更加滿足了我們原生的親密關係需求?還是將人與人的關係虛擬化,無窮無盡散佈到各種數位社群空間,從最早的ICQ到現在的IG抖音,我們的身分與他者的關係,早已無窮幻化成各種ID、頁面、留言、與表情符號,看似多元解放無邊無際,但卻又虛無空洞無處可去,人際關係數位化後是否變成了無止盡的數位耗能?《保持聯繫 Keep in touch!》以馬戲表演裡人身與環境的非常關係,透過表演者間肢體的碰撞與欲迎還拒;表演者與環境物件的拉扯、吸引與排斥;最後是表演者與時間有形無形的關係,嘗試回答以上問題。 

還記得smart phone出現之前的時代,有一句人人皆知的廣告詞是這麼說的:「科技來自於人性。」如今看來,這大概是元宇宙時代來臨之前,人文主義餘暉的最後一瞥。在早已被數位技術穿透的今日,我們大概不會再天真地認為人是萬事萬物的尺度,人發明科技,而科技最終必須服務於人性。世界早已經走到了一個相反的時代,人發明了科技,但最後卻被科技所異化,科技反過來改變了人性。 

《保持聯繫 Keep in touch!》的展演結構從時間的向度來說,大致上演示了這樣的歷程。一開始表演者身穿我們熟悉的馬戲服裝,五顏六色的小丑拼布,搭配上誇張默劇化的肢體,魚貫接續出場,圍繞著舞台中央檯面上一座老式撥盤電話表演。電話鈴響,有人搶步接起,馬上有人箭步掛掉,然後彼此爭奪話機,是誰在電話那頭?又為何要切斷來電不讓通話?表演者的肢體與表情充滿了令人玩味的潛台詞,這一段的演出更像早期默劇電影,雖然在衣著與肢體風格上有高度的統一性,但每個人的表情與動作都乘載著一個具體腳色的動機與慾念,電話爭奪的場面調度隱藏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前因後果。這是電話溝通時代的人際關係,雖然看不見臉面,但每一次的撥號與接聽都小心謹慎,什麼時間可以打電話?對方是否會接起電話?都是每一次拿起話筒前反覆斟酌的問題。打電話與接電話都是帶有神聖感的儀式動作,每一次的接通與回應,都牽動著我們的情緒與心思,每一次的對話都是反覆練習後的金言玉句,因此竊聽與切斷聯繫才成了帶有暴力的悲劇動作。 

到了後續的數位溝通時代。表演者紛紛換上像是太空人一樣的銀色外衣,他們從像是衛星外環的拱型裝置爬出來,在一個升起的方框裡,以極佳的肢體平衡,四個人在方框裡上上下下,游移擺動,搭配各種數位軟體的聲響,我們看明白了這是一個數位時代的人際關係網絡,一個視窗寄居著所有人的存在,隨著這些數位聲響,我們的關係持續改變,但千變萬變,都逃不出這個已經被規範好的方框,先前的人性掙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規範好的種種幾何圖形變化,存在虛擬化,看似高科技可以直達宇宙虛空,但卻也只能存在於這視窗方框之中。虛與實的錯位,到底對人生是好是壞?當一個依舊身穿花花衣的表演者推出一個實體生日蛋糕,彷彿是前朝遺老闖入這個新的數位時代。他繞著這些方框裡的數位人生為他們慶生,但離不開方框的他們只能努力伸手,用手指盜取一點真實的蛋糕來吃吃。我們是否都曾在社群媒體收到過無數的蛋糕貼圖呢?只要一秒鐘一個彈指,蛋糕就送達對方。吃到了,滿足嗎?快樂嗎?還是覺得空虛? 


保持聯繫(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演出最後結束在拱型裝置的反轉,衛星外環翻過來以後變成了弧形蹺蹺板。表演者又陸續換回一開始的花花衣,以精湛的身體功夫,在兩側上上下下,人體與蹺蹺板結構巧妙搭配,兩造與兩端之間維持著一種精細但持續擺盪的微妙平衡。這似乎是編導最後給出的答案,關於科技與人性,數位時代與親密關係,即使在隨處聯繫,數位化身無處不在的今日,物質肉體的存在依舊重要,人要回到人性本真與自我主體,只有在肉身與環境不斷的拉扯平衡之下,以人的意志力讓宰制我們生存的結構持續擺盪,生活的真實定義才有可能回到人的自身。 

《保持聯繫 Keep in touch!》作為一齣新馬戲表演,結合了傳統馬戲的精湛技藝與現代舞的抽象概念探索,在身體技藝與哲學主題之間演示了一次精彩的結合。但新馬戲究竟要離傳統馬戲多遠?又要靠現代舞多近?才能繼續稱之為新馬戲?這大概是跨域表演時代值得持續觀察探問的研究議題之一。 

註釋

  1. 請見編導在線上節目介紹的說明: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595697181839593474

《保持聯繫 Keep in touch!》

演出|創造焦點
時間|2023/1/8 14:30
地點|台北表演藝術中心 藍盒子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