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整文本系統的未竟之業《永恆的妮雅盧》
12月
08
2014
永恆的妮雅盧(冉而山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34次瀏覽
吳思鋒(專案評論人)

冉而山劇場

與Tai身體劇場同年成立,同為花蓮新興原住民劇場團體的冉而山劇場,兩團與原舞者皆血脈相連。冉而山團齡雖短,團長阿道•巴辣夫卻是原舞者資深團員,亦參與編劇等工作,他創辦及參與的原住民劇場團體眾多,接觸面又不限於原住民劇場,早期與差事劇團有過合作,身體氣象館和(較晚出現的)阿川行為群主導的台灣行為藝術展演場域,也都邀請過他展演行為藝術。

冉而山的成員結構與檯面上的原住民劇場團體,如花蓮的莊國鑫原住民實驗舞蹈劇場、Tai身體劇場、屏東三地門的蒂摩爾古薪舞集等不同,強調「原漢族群的集結」,另一方面,冉而山的多位表演者在加入之前並沒有表演經驗,以今年暑假代表台灣參加愛丁堡藝穗節第一屆臺灣季的《彌莎禮信》來說,除了畢業於文大戲劇系的劉于仙(漢),以及一位在台北創作世界音樂的阿木兒•拉達(父親是光復鄉太巴塱部落族人,母親則是豐濱鄉貓公部落族人)之外,其餘成員在接觸冉而山之前皆極少從事表演藝術工作,去年甫獲「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住民族語組獎項的阿螞樂•卡督(舊好茶部落魯凱族人),也是接觸冉而山以後才決心開拓歌唱、表演工作的。

這些表演者與冉而山的接觸起點,是2012年暑假一場九天八夜的「升火•祭場•阿搭望--原住民成人表演藝術研習營」【1】,所有人於豐濱鄉海浪咖啡館紮營,共同生活,共同學習,營隊結束以後眾人情誼未散,反倒持續留下,甚至參與更多。從那一次營隊及後來兩部創作《彌莎禮信》、《永恆的妮雅盧》來看,阿道用他所理解的「行為藝術」【2】,將個體層次的「自由」、「即興」結合群體層次的「傳統文化」、「神話」、「祭儀樂舞」,兩相交融,一方面尋找原住民劇場文本不同的表現語彙,一方面通過傳統文化、神話與儀式建構文本的精神性。

回到《永恆的妮雅盧》。「妮雅盧」意指家園、母親的懷抱【3】,全劇分九幕:〈扭啊扭Niua' niu〉、〈江湖郎中I Kunayat〉、〈月洞〉、〈平地起高樓〉、〈世界音樂會〉、〈江湖郎中Ⅱ〉、〈小海神的新娘〉、〈獻禮〉、〈源頭〉,涵蓋的範圍非常廣,包括五零年代江湖郎中沿部落叫賣的再現、都市原住民工作史斷面、及神話傳說的行為再現等,九幕的表現形式亦頗紛雜,戲劇、舞蹈、行為藝術並陳串列,因而,橫貫的年代及展演的族群及形式皆有極大跨度。

從冉而山特定的「行為藝術」生產文法來說,會產生這樣的跨度有跡可循。《彌莎禮信》或《永恆的妮雅盧》的場景結構都較是「並列」而非「串聯」,每一幕都可能是由不同創作者(一名或多名)發想與執行,然後大家再一起組合。從單幕來看,九幕各有可觀之處,譬如〈月洞〉、〈小海神的新娘〉、〈源頭〉分別是港口部落月洞傳說、撒奇萊雅族傳說及太巴塱傳說的行為藝術化演繹,此外,〈源頭〉在前一部作品《彌莎禮信》也有展演出來,可說是阿道在劇場中溯源的表徵。又譬如〈江湖郎中I 〉與〈江湖郎中Ⅱ〉再現五零年代的部落即景,江湖郎中騎車載著各種產品沿部落叫賣,冉而山將其演繹的既歡樂且魔幻,無論是表演者與觀眾的互動,或者對話的幽默與音樂的豐滿,都讓人賞心悅目。

講述「都市原住民」現象的第四幕〈平地起高樓〉,可算是冉而山兩部創作中單幕結構最嚴謹的。鷹架工人、頭目、鋼管女郎、城市OL各踞舞台左側、果酒禮堂的小舞台、右側、中央,燈光輪流掃照四區,通過三個循環發展出極限主義的迴旋張力,所有人都不中途下場;鋼管女郎的伴舞音樂依序配上國語、族語、鴿子歌,頭目歌唱的語言為日語、族語、國語,而阿道與一位年輕表演者在鷹架前黯淡地展開樂舞,更顯都市化社會中傳統文化消逝的悲劇性。此幕最末,所有動作與聲音一起發動,音量推至極致,這是非機器的混音,砌築出絕望的空間,然而,希望也正於此默默顯現。

只是,第四幕再怎麼樣嚴謹,述說了莫大的喧嘩與孤寂,也只是《永恆的妮雅盧》其中一幕而非全部。問題在於,一個應然自成系統的文本,一下子要把這麼多東西包進來,究竟能夠互相協調,抑或彼此斷裂?

我並不是認為這樣的「去(單一創作者)中心」藝術生產方法與表現結構絕無可能,「並列」應然也會有「並列」的總體結構可建、可造,但這九幕背後的族群語境、文化脈絡的差異度過高(基本上可各成一作),若不循著較常見的「統一故事時空」路向,可能就是需要建構出特定的「精神性」,以統整文本的系統。而至少截止目前為止,無論往哪個方向看,此一課題擺置於《永恆的妮雅盧》抑或冉而山的創作探索,皆屬未竟之業。

註釋:

1、這項研習營其來,早在2002至2004年,即於台東金樽、花蓮牛山、台東都蘭舉辦過第零屆到第二屆,然後中斷數年,於2012年復辦。值得注意的是第「零」屆的算法,有著阿道個人的幽默與哲思。

2、可參考阿道在FLV人物誌〈來自山海間最純粹的靈魂-冉而山劇場專訪〉關於「民眾劇場」的見解,以及「行為藝術劇場化」的說法,https://www.flyingv.cc/story/43。

3、參見《永恆的妮雅盧》節目單。

《永恆的妮雅盧》

演出|
時間|2014/11/15 14:30
地點|華山文創園區果酒禮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
我們或許早已對「劇場是觀看的地方」(源自「theatrum」)、「object」作為物件與客體等分析習以為常,信手捻來皆是歐洲語系各種字詞借用、轉品與變形;但語言文字部並不是全然真空的符號,讓人乾乾淨淨地移植異鄉。每個字詞,都有它獨特的聲音、質地、情感與記憶。是這些細節成就了書寫的骨肉,不至有魂無體。
4月
03
2024
嚴格來說,《黑》並未超出既定的歷史再現,也因此沒有太多劇場性介入。儘管使用新的技術,但在劇場手法上並無更多突破,影像至多是忠於現實。就算沒有大銀幕的說書人,只剩語音也不會影響敘事,更何況每位觀眾的「體驗」還會受到其他人動線的干擾,整場下來似乎讓人聯想到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導覽。但這並非技術本身的問題,更不是對題材沒興趣
3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