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三、無限瑣》
5月
24
2017
三、無限瑣(林育全 攝)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32次瀏覽

演出:3M_

時間:2017/05/20 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二樓藝文空間

文  曾達元(自由業)

瑣一字,玉石相互碰撞所發出的細微聲響,後多用為形容細小、零碎之事。本戲即由無限相扣的細瑣日常所交織而成,包含詭異分屍案、三國紛亂、女明星的後台對話、三棟建築相互問答等,但捨棄明顯劇情走向的架構,大量利用哲學性的畫面與暗喻性台詞,使整齣戲正像是拼著一塊又一塊的馬賽克貼畫,分段看似毫無關聯,而若保持些許距離,便能看見那份全貌。可預期本戲會引起兩極好惡,觀眾得選擇以何種方式去感受,才能有所領悟。

劇場的多元性並非只能是觀眾全然接受台上所給的任何事物,這齣戲更像是引子,邀請觀眾在戲後去思考與觀察生活周遭的人事物。演出當下,燈光、音效皆由台上三位演員合力完成,其體力與心力消耗絕對是一大挑戰,舞台上僅有一台工地台車,簡約的架構,便是要觀眾特別關注於演員的肢體運用與能量傳達,全戲轉換流暢,毫無緊迫之感,在以劇情為主流的劇場生態裡,是目前難見而出色的表演形式。

演員肢體與聲音運用自然且極富創意,例如在人民抗爭的橋段,以手指模擬群眾推擠,以身體作為拒馬意象,在最越發激烈之處,以三人全身的交纏示意爭鬥的混亂。這也意味著,本戲是來自社會基層的生活感受,並對於云云亂象的吶喊,然而團隊並未對於戲中所提及的社會事件加以批判或者給予任何評價,而是藉由台詞上反覆詰問以及片段上的故事來暗示觀眾一個問題:「你是誰?你為何在這裡?你身處的當下在哪裡?」

當大眾選擇置身事外時,這世界仍正在繼續轉動,而各地仍然在無止盡地發生事件,看似無關於己身的他人日常,最後終將影響到自己的生活,而當有這份意識時,早已晚矣。其中一段,特意交代著臺灣近年來重大社會案件的後續發展,彷彿是在暗諷著,在點擊率與嗜血掛帥的媒體歪風下,人民關心事件的發生總是比後續來得多,因而對整個社會感到恐慌與失望,而或許這齣戲不斷給予的壓迫與不耐,正是要傳達著,如果你討厭這個世界,卻什麼也不做,才是最殘酷的報復。

《三、無限瑣》

演出|
時間|
地點|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三》所展現的,是一種雜草般的生命狀態,正在尋找出路的過程,不管是基於客觀外在環境條件的反向思考,還是源於主觀潛在創作思想的反骨意識,有所警覺的與劇場生產線工廠保持安全距離。(黃佩蔚)
6月
13
2017
這三人的集體創作,事實上也是在面對身處個體化的社會,如何結成群體之艱難。謝幕說明了這一切如何艱難又如何必須?——他們並排站立,手緩緩升起,牽住彼此,然後彎腰致謝。當下的氣壓低如時間黏滯。我們都是被事件拋棄的人。(吳思鋒)
6月
07
2017
與其說是粗糙,不如說它們更像在其初始狀態,還未產生論述,還未與其他思想碰撞,待入口門關上了,劇場的魔力,雜訊的洪流進駐,這才形成了論述與思想,它是一個戲劇產生發酵的過程。(涂東寧)
6月
01
2017
「群眾運動」場景中,遭到警察驅離、壓制;演員演出極盡的嘶吼,是反抗運動;是社會上不公不義的事件,像雨後春筍般向立志當個積極好公民的青年們襲來的無限鎖,也是台灣目前走不出自己佈設的僵局的無限鎖。(陸慧綿)
5月
29
2017
充斥著大量的敘事拼貼,欲以隱晦的敘事角度來解構一場肢解的懸疑案件,以至於觀眾得在各個看似不相關的劇情片段中,必須抓緊若有似無/若即若離的細微線索,稍有不慎則線索似斷線風箏般隨風而去。(羅揚)
5月
23
2017
《裂縫 — 斷面記憶》難能可貴在此刻提出一個戰爭的想像空間,一個詩人對戰爭文本的閱讀與重新組裝,具象化為聲與光、人與詩、風與土地的行動劇場,從城市邊緣發出薄刃之光。
4月
16
2024
即便創作者很明白地點名熱戰的軍工複合體、操弄代理人戰爭的幕後黑手等,當我們面對霸權,就一股熱地迎合與慾望的積極投射。若我們像悲劇人物般拿不到自身的主導權,那「反戰」到底要向誰提出呼聲,又有誰又會聽見反對的訴求?
4月
16
2024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