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的外邊《三、無限瑣》
6月
07
2017
三、無限瑣(林育全 攝)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87次瀏覽
吳思鋒(2017年度駐站評論人)

雖然壹傳媒人人喊打,可是坦白說,從《民生報》停辦以後,體育版直到《蘋果日報》才恢復光彩。《壹週刊》雖然被斥為集腥羶色於一身,不過它的人物專訪、坦白講,都在在證明文字與故事的重要性,包括「後來怎麼了」單元也是一絕。

由一樁殺人分屍案演起,誘引時間滑入「台灣各種重大事件的後續結果(引劇中台詞)」的《三、無限瑣》,更勝「後來怎麼了」一籌,連案件主角都不成為敘述者,創作者亦無意揭露真相,而是以事件為起點,通過似有還無地繞在主角周邊的幾個人物,若隱若顯,表述另一種「人間條件」。

不過與其說這是一齣懸疑推理劇,倒不如說這是一齣倫理劇,案件主角猶如「他者」般的存在,三位作者有時候扮演角色,有時候呈現自身,不斷運用錯位的手法表述身音(心)分離的感官腥世界;無論是在鷹架下唱跳S.H.E〈美麗新世界〉,用佛經的誦音讀唸劇場生態二三事,京劇念打政黨政治亂象,或彼此牽繫如踏步向前的抗爭者,唱的卻是愛國歌曲;在這裡,有的不是嘲諷、批判,而是叩問,我是誰?我在哪裡?尤其當我們看到其中一位靜坐,頭套牛皮紙袋的表演者叫做渾沌,另兩位洞戳出他的臉孔時,「我是誰?我在哪裡?」的存在意義及其自我叩問,顯得是這麼神聖,又這麼寂寞。

從舞台上的街道線條圖(是否就是根據南昌街與南海路一帶標誌?),南昌特搜隊的命名,到植入教師會館、中正紀念堂及牯嶺街小劇場等現實存有的場所,就文本而言,其實不需要這麼如實,可如果考量創作者的背景,此間關係十分清楚——演出單位列名「3M」,實際上就是杜文賦、詹凱安、林靖雁三位在後臨界點的小劇場學校交集的創作者/表演者,最近搬家的小劇場學校原本位於這一帶(寧波西街),而小劇場學校歷年的製作、林與杜的創作,亦常選於牯嶺街小劇場演出,也就是說,之於他們,這一帶不只意味著地點、空間,也是他們多年來劇場實踐、生活積累所形塑的一處具備認同感的「地方」。

這三位創作者/表演者在《三、無限瑣》從裡到外包辦所有一切,製作是他們,設計是他們,創作與表演是他們,前台也是他們。經驗一整場演出以後,會發現,這顯然不是沒有補助的應對舉措,抑或故作噱頭,而是朝向一種「獨立性」的集體創造。不僅思考文本的創造,也尋找勞動(生產)的方法。杜文賦、詹凱安、林靖雁三人共同的創作,或者杜、林過去的創作,不若李銘宸、鄭智源,時常展示擺爛、耗費的身體,雖然兩造都在反映時代的失效身體,可是相較之下,他們比較掙扎,因而也比較有一種熱度。

議題性演出簡直門庭若市的今天,與雞蛋站在同一邊的批判也變成一種創作政治正確,正義與人權仿若隨手可得,獨立性反而被丟到一邊。《三、無限瑣》是經費上的獨立,更是回到批判、正義與人權之前,回到「我是誰」的問題意識萌生之處。這三人的集體創作,事實上也是在面對身處個體化的社會,如何結成群體之艱難(建立一個劇組不等於這裡的「結成群體」),在這裡面,每個人如何是每個人的他者,又能在結群中進步,在關係中獨立?謝幕說明了這一切如何艱難又如何必須?——他們並排站立,手緩緩升起,牽住彼此,然後彎腰致謝。當下的氣壓低如時間黏滯。——我們都是被事件拋棄的人。

被拋棄,意味著被逐到外邊,不預警地創造了「我成為他者」的契機,創造了「我在哪裡」有更流動的空間的可能。在外邊,或許才是倫理開啟之處。

而陸慧綿在〈台灣青年世代的無限瑣《三、無限瑣》〉評價:「這個作品,說話的方式,創作的方式,是台灣發展了三十年的小劇場運動宣告失敗後的零星火種。」這句話我只同意一半。我更寧願稱其為,後田啟元時代臨界點志同道合劇展的隔代回聲。

《三、無限瑣》

演出|杜文賦、詹凱安、林靖雁
時間|2017/05/20 14: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二樓藝文空間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三》所展現的,是一種雜草般的生命狀態,正在尋找出路的過程,不管是基於客觀外在環境條件的反向思考,還是源於主觀潛在創作思想的反骨意識,有所警覺的與劇場生產線工廠保持安全距離。(黃佩蔚)
6月
13
2017
與其說是粗糙,不如說它們更像在其初始狀態,還未產生論述,還未與其他思想碰撞,待入口門關上了,劇場的魔力,雜訊的洪流進駐,這才形成了論述與思想,它是一個戲劇產生發酵的過程。(涂東寧)
6月
01
2017
「群眾運動」場景中,遭到警察驅離、壓制;演員演出極盡的嘶吼,是反抗運動;是社會上不公不義的事件,像雨後春筍般向立志當個積極好公民的青年們襲來的無限鎖,也是台灣目前走不出自己佈設的僵局的無限鎖。(陸慧綿)
5月
29
2017
 
舞台上僅有一台工地台車,簡約的架構,便是要觀眾特別關注於演員的肢體運用與能量傳達,全戲轉換流暢,毫無緊迫之感,在以劇情為主流的劇場生態裡,是目前難見而出色的表演形式。(曾達元)
5月
24
2017
充斥著大量的敘事拼貼,欲以隱晦的敘事角度來解構一場肢解的懸疑案件,以至於觀眾得在各個看似不相關的劇情片段中,必須抓緊若有似無/若即若離的細微線索,稍有不慎則線索似斷線風箏般隨風而去。(羅揚)
5月
23
2017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