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喜劇,背後的焦慮-狂野男孩3《Dream擊吧!憨人》
3月
24
2023
Dream擊吧!憨人(暴羅WALK提供/攝影八夕楊攝影工作室)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35次瀏覽

文 戴宇恆(2023年度駐站評論人)

以前的我,在悲劇與喜劇之間總會選擇悲劇。可能是某種八年級生的焦慮,離開學院進入社會後,大至家國,小至工作,我們站著的位置實屬尷尬,是對存在的焦慮。於我來說,生存一面是生活,另一面便是自我實現,兩面之間許是中空、斷裂;許是質疑、迷茫填塞其中——或許,正是這樣的焦慮促使我喜愛悲劇勝於喜劇。 但現在,喜劇追趕而至,其與悲劇已然在我心中各佔著一畝田地。《Dream擊吧!憨人》正是這樣一矢中的的作品,暴羅walk以日式漫才之姿,不只是為了共同在場歡笑,我看見的,是一個世代的集體焦慮正在被敲響。


異世界・夢想崩壞・選擇

《Dream擊吧!憨人》共分為三段,段子間穿插著兩個搞笑企劃,最後以晚安曲作結,穿插於段子間的搞笑企劃可以視為與觀眾互動的即興演出,作為正式段子間緩解氛圍之用,故下文便不對兩個企劃多做討論。第一個段落以日本「異世界」類型小說、動漫為題材;第二個段落則圍繞著小羅想成為電影演員的夢想;第三個段落則回到自我與內心之聲的兩難對話。 

第一個段子雖然挪用了日本動漫文化中的英雄觀,但意卻不在造英雄,而是讓英雄的便宜行事被觀眾看見,呈現了比異世界作品更無厘頭以及誇張的劇情走向,諷刺著異世界的不合理,但同時也指涉著——即便不合理,世界的某些角落仍有著一些人,嚮往著轉生到異世界;第二個段子描寫了戲劇系畢業的小羅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一次荒腔走板的徵選令夢想逐漸崩壞,極盡政治不正確的說詞及流程令人爆笑,但演員的表演瘋癲之餘,不經也令人感嘆著現世的殘酷;最後一個段落原擔任吐槽的小羅與裝傻的暴牙角色互換,藉著小羅通靈的能力,召喚了暴牙的「心聲」,不斷地提醒暴牙不要見一個愛一個,要專情,在這樣的往來中,才發現暴牙起了不再作漫才的念頭,兩難選擇再度降臨。

不知是有意或無意,《Dream擊吧!憨人》的段子安排竟如此巧合地回扣著「存在」的急迫性。


Dream擊吧!憨人(暴羅WALK提供/攝影八夕楊攝影工作室)


焦慮世代,何處轉生?

人該如何證明自己「存在」?換句話說,也就是人存在這個世界上,究竟要追求什麼?財富、名聲可能會是許多人的答案,畢竟功成名就還是多數決世界的普世價值。泰瑞・伊格頓在《生命的意義是爵士樂團》一書中,不斷地以各方觀點來回推敲生命的意義為何?最後也只能是「無法發現共同意義」,振奮人心卻也令人憂心作結。於是,人對於「存在」的認知或許並沒有一個最終標的,各式各色皆可存在,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焦慮何來?當然,焦慮的生成絕非單線產製,是一張錯綜交疊的網絡(政治氛圍、國族意識、經濟體、民族性、性別...),甚至有時難以掌握是哪條生產線製造而出,倘若暫且擱置這樣建構複雜的場域、體制,回到與自身緊密關聯的問題,那便是生活以及自我實現。

而這樣最低限度、關乎個人的焦慮便足以令人遁入異世界。八零與九零年代後出生的嬰兒,現在已是青壯年,可以是臺灣社會的主幹,在看似最多元開放、解構意圖強烈的現在,卻也可以是最失落的人群。普遍低薪難以負荷「自我實現」的妄想(當然,有些自我實現不需要錢),資本主義的巨輪總是無情碾過沒有資本的人。轉生到異世界會是解方嗎?我想不是,但不斷地在夢想中崩壞,又不斷地自言自語也無法戰勝金錢世界的現實問題。

   

巨人的顯影

文至此, 明明是一齣喜劇,寫著寫著好像要成為悲劇。其實不然,《Dream擊吧!憨人》的確是一齣相當成功的漫才喜劇。兩位表演者藉著一種矮化自身的方法,使自己成為觀眾的慾望客體,在裝傻與吐槽之間,被觀眾盡情嘲笑、隨意凝視,貶低的主體操縱著冒犯的言語,不合「禮」的身體,是一種抗爭的姿態,吐槽的人給予界線,裝傻的人不斷在危險邊緣來回試探,試著站穩腳步,試著於進退之間摸索多種可能(表演的抑或現實的)。若說要在漫才中尋求現實問題的解方,或許過於牽強,但不可否認的是一種強大的、獨特的生命力正在這樣的狀態中茁壯,正因如此,即便尚未有解亦無處轉生,希望與氣力仍在。

這樣的世代,好像將被近火吞噬,可離火越近,在其身後所顯現的巨人之影愈大。或許,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暴羅Walk般以笑為進,但《Dream擊吧!憨人》在誠懇地面對自己的同時,確實展現了一個世代面對世界的另一種方式。

這樣的世代,並不是一灘爛泥,只是一群喊著想被包養的同時,用力想著怎麼活下去的人。


註釋

1、從2020年開始,NETFLIX上陸續出現了「異世界」題材的同名小說動畫,引起了一股浪潮。異世界題材的作品劇情與格式大多雷同,基本上都是主角在現實生活中遭遇某項意外死亡後,轉生至擁有劍與魔法的世界中,因為保有原初的記憶與技能(或轉生後得到強大技能),故而在奇幻世界中順風順水,換句話說就是主角光環十分強大。


《Dream擊吧!憨人》

演出|暴羅walk
時間|2023/03/17 19:30
地點|Seety新城視展演空間(台南市中西區民族路三段190號B1-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英巴爾藉由將表演者的身體與紙張物質化,使彼此之間的物理特性形成張力,以此探索何謂脆弱。然而,當表演前段,英巴爾在高空上將紙張逐次撕掉的印象還烙印在觀者心裡時,最後的戳破紙張已能預料。同時亦再次反思,紙的脆弱只能撕破或戳破,或者這其實是最刻板的印象。
2月
08
2024
結合飲食、玩樂等體驗的沉浸式演出,大概在COVID-19疫情於台灣爆發前達高峰(2019年、2020年),隨後因疫情各種限制而接近覆滅。不過,隨著疫情趨緩、限制鬆綁,這類沉浸式演出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一村喜事》在這波趨勢裡,有效結合眷村美食與環境、辦桌習俗與氣氛,在新開放的空軍三重一村裡頭,與其說是演出,不如說是真的辦了場喜事。
12月
20
2023
本文聚焦有別於當代藝術中「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延時性展演(durational performance)」或「計畫型創作(project art)」涉及現場展演等等呈現形式,而是具有特定時間長度且約定俗成下觀眾需全程參與、並不鼓勵觀眾自由進出的劇場作品為主要討論對象。
12月
18
2023
我對「漫遊者劇場」一詞出現最初的認識,是黃思農從2016年開始創作一系列啟發自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漫遊者」概念。開啟由觀眾獨自遊走於城市角落的各個聆聽,不同於以往劇場以人為表現對象的基礎,沒有演員,只有聲音的「隱形」演出⋯⋯
11月
28
2023
三齣戲串聯的遊走式劇場匯演《歡迎搭上蘭城漂浮巴士》。匯演總長度將近兩小時,幾乎繞行了羅東文化工場的整個戶外平面區域。雖然名為小戲節,卻擁有坐看魔術秀、漫步文化園區和歡唱遊覽車卡拉ok的多元體驗。各別規模較小,整體演出卻很豐富,頗有參加輕裝版豪華旅行團的樂趣。
10月
12
2023
夏至藝術節自2016年開辦迄今,已成雲嘉嘉新四個文化中心的指標性藝文活動。瀏覽節目單,雲林縣是現代與傳統兼具、嘉義市專走音樂會、嘉義縣主攻兒少劇作、新營聚焦傳統表藝。四館相互拉抬,推廣文化行旅,致力落實跨域目標。今年在新營文化中心共有八場節目開鑼登臺,我有幸觀看後五場,聊述演出觀察。
10月
02
2023
十年一瞬,沒有賣慘濫情,陳彥達、何瑞康 以一貫的漫才專業轉化辛苦疲憊的過程,觀眾在這十年裡找尋自己參與的座標,從十塊錢很多的時候,迪化街的方寸之地,到十年此刻,觀眾乘著陳彥達、何瑞康、曹瑜三人操縱的鞦韆,在笑點之間擺盪⋯⋯
9月
25
2023
我們沒有辦法拒絕這些感官刺激,比如裸體,或是光滑的手掌、膝蓋、小腿與絨毛地毯之間,皮膚與皮膚之間摩擦的聲音。我們需要對裸體──過去總是用來指涉自由的人的意象──的詮釋保持距離,才有辦法真正看見作品。
9月
22
2023
儘管「切割」、「破裂」、「凝聚」、「碾碎」各有不同狀態的張力,「警察」都像一個冷冰冰的句點,截斷了任何可觸發的想像;要如何想像警察?
7月
20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