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酷兒本是逆反政治與生命激情,始終叛逃與革命。凡此種種亦使表演者與觀眾隨著如斯的酷兒敘事,永恆地趨近且擺盪於疑問之間,或能於滿眼破碎與荒謬中瞥見新路。(江峰)
九月
12
2022
拉縴人的聖詠歌聲自兩側包廂流瀉,在一片帆布底下的FOCA表演者們逐漸站起,在微弱的燈光下彼此堆疊蠕動,那姿態猶如幼獸撐開羊膜、爬出產道一般,揭露了世界的誕生。(蔡孟凱)
九月
12
2022
這場音樂會演出了16到21世紀當下橫跨五百年、歐洲、日本到臺灣,超過一萬公里地理幅度的音樂,從頭到尾貫穿著一種祈禱、希望和反思的聲音,讓「戰爭與和平」不至流於俗濫。(沈雕龍)
十二月
05
2018
下半場最後三首歌曲,明顯漸入佳境,尤其安可曲的兩首曲子,將兩團的默契及精、氣、神調合具一致性,尤其是《塔勞村的小安娜》那種溫暖圓融的和聲及堅定不移的情感,著實感動了全場,兩團的默契此時才真正被喚醒。(劉馬利)
四月
2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