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上至冥王星天體,下至萬物分子,皆在在提醒我輩,不應僅是跨性別,而是有意識地張開成為流變於各類層次,陰陽同體並超越性別的存有樣態
十二月
21
2022
本作自始至終,皆並置現實與虛擬的楊桃武蓮子。其同時盼望被現實與虛擬納見,更憑藉次元游移,挑戰皮/魂二元,以及主體和衣櫃的絕對關係。
十二月
14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
回首整個作品,確實試圖重構對母親的想像,但倒不如說,至多像是關係女性主義,將女人放置在「兩性關係」中去改革處境。
十月
06
2022
酷兒本是逆反政治與生命激情,始終叛逃與革命。凡此種種亦使表演者與觀眾隨著如斯的酷兒敘事,永恆地趨近且擺盪於疑問之間,或能於滿眼破碎與荒謬中瞥見新路。(江峰)
九月
12
2022
作品中,可見五節芒(Padan)作為核心意象,更是身(body)/分(identity)的詰問符號。闃黑的軀體,如從土地生長萌發。屬於,卻又不等同於土地。「我是誰?」此句大問,不斷蹦彈接拋於觀演之間。(江峰)
六月
23
2022
江峰的《臺彎》模糊日常與表演的界線,它無法告訴你婚姻的祝福與努力孰重孰輕,無法告訴你地獄的呈現是否是壓迫的唯一解,無法告訴你這是不是屬於臺灣全體的意識,它創造一個本於日常也異於日常的家內空間,邀請你參與演員生命與傳統習俗的重構過程。(張庭瑋)
十月
0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