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筆者以為,這是一群女人守著土地守著家園二十年,踏實辛苦的努力面對現實(包括聚落族群傳統對於女人生命樣態自決的限制和挑戰、近年土地正義的抗爭、地方利益糾葛、學習調養生息與整合社區資源等問題),同時堅持劇場藝術的創造性勞動,以自己的身體和話語,向這個震災後求生的複雜世界,發出自己的聲音。其中所展現生命的形影,縱然破碎,動能可貴!(楊美英)
五月
04
2021
要多近,才能看見一個地方?展覽透過現地演出,該如何更加彰顯無法言說(或不必言說)的作品概念?我想,《包在我身上》試圖透過創作凸顯地方的異質與新貌,或許尚未抵達目的地,然而所開啟的地方創作方法與可能的提問空間,仍具有一定程度的新/心意。雖然小小短短的,演出卻也相當耐人尋味,值得再靠近一點看看。(楊智翔)
八月
03
2020
在《原鄉戰歌~七日讀》中,大抵透過兩種方式來指認真實,一是透過簡化的方式,模擬早年與當代的原住民生活樣態,並以集體樂舞做結;一是透過意象表演的方法,如脫離原民元素的服裝與肢體動作,表現意境或心理狀態。⋯⋯更值得討論的,則是不在這兩種方式內可歸類的演出段落,它們是創作者需要多加警惕,或是本次演出中偶有靈光的時刻。(盧宏文)
一月
06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