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專題

劇場為這些被壓迫者釋放情緒,透過發聲與訴求,正視問題所在,提倡並爭取應有的平等,不要有更多悲劇再次發生。自己故事被聆聽、被理解時,是和過去被傷害束縛的自己道別的濫觴。(簡韋樵)
10月
16
2017
「主題式」的場次書寫使各段落在切片下更確切地聚焦,文化介紹的融入則別有「寓教於樂」的意味,讓歷史在書目、舊照片中具象立體了起來。然而,上述的形構方式卻使得敘事架構與角色書寫相對扁平。(邱書凱)
5月
17
2017
《鰻》的主線講述台灣鰻魚與道地日本鰻魚的抉擇,然而除了「美不美味」、「食堂要為大眾還是菁英服務」外,並沒有深一步的對談。有太多殖民衝突的對話可以創造,然而劇未有隻字試圖描述矛盾。 (林昱辰)
4月
2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