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專題

帶著月亮媽媽從眾人凝視的身體,回歸到自我凝視的身體,就是女性本質的身體,這段過程展演女性抗拒接受老的身體、面對老的身體現況、接納老的身體現況、與老的身體現況共存。
12月
29
2022
整場演出沒有一句台詞,也沒有可識的語言,但透過聲響、音樂、演員的身體與物件的互動,創造了獨一無二的語境和強大的情感號召力⋯⋯(洪姿宇)
8月
10
2022
真正的旅程不在路上,而是停下來以後,如何浸潤、扭曲、變形。偶與肢體的處理都落在這個軌跡之中,轉化的動力,來自於這些「地方」的不同型態與拉力,而這些地方本身的社會含義必須要被擴充思考,才足以讓故事豐富。(劉純良)
6月
20
2018
 
臉罩上了極其醜陋的面具,身體也籠罩在黑袍之中,肢體的形態呈現出蜈蚣一類的多脚昆蟲狀,小女孩,消失了。這層層遞進的枷鎖也喻示著小女孩自身消失的過程,可見創作者的巧思。(賀澤航)
6月
08
2018
自導自演的黃凱臨,在暫褪老人裝扮以後,返回一副年輕的身體與面貌,與小丑、面具、物件發展多面的關係,把這個老房間玩出歡樂,玩出獨居的寂寞,玩出飛翔的渴望,玩出趨死身體的崩塌與赤裸。(吳思鋒)
6月
24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