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7-17
戲劇

研討會?公聽會?公投? 一頭霧水的參與式劇場《克隆少年》

參與是一個手段,不是目的,筆者能夠了解青少年的困境,也肯定劇團願意為之發聲,只是我懷疑這齣戲帶著參與式劇場的民主面具,手段已不清楚,更參雜太多說教意味,這是另一種「壓迫」。(程皖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