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與真實的交界《牛郎織女》

王妍方 (社會人士)

戲曲
2014-08-09
演出
陳亞蘭歌仔戲團
時間
2014/08/01 19:30
地點
台北市國父紀念館

《牛郎織女》為陳亞蘭歌仔戲團於2011年創團三年後首部大戲,內容以牛郎織女間的愛情故事為主軸,該劇自前製作期即大量在各式管道中曝光,找回原盛行於電視歌仔戲的演員為主演陣容,並以多媒體為本劇之主號召點,企使延續先前電視歌仔戲《天龍傳奇》的風潮,帶動觀眾的進場意願。

《牛郎織女》走的是傳統敘事手法,由牛天鼓(陳亞蘭飾)因代替義兄牛鼻子(小鳳仙飾)至山上取溫泉水治其頭上箇疾,在山上碰巧遇上正在溫泉洗沐的織女(小咪飾),牛郎對織女一見鍾情,並與織女交換信物,決意娶織女為妻,不料洞房花燭夜時事跡敗露,織女被天兵帶回,為斷了牛天鼓尋妻的念頭,織女決定佯裝猝歿;牛天鼓因愛妻之死失神落魄,在牛鼻子(金牛星)的幫助下,以神鞭與天衣上了銀河,卻依舊無法與織女相會,最後得到了王母旨令,兩人於每年七夕才能擁有一日相會的機緣。

該劇口白唱詞淺白俚俗,就算不看字幕也能快速而直接的進入劇情,但劇情轉折銜接度不足,幾個重要轉折並未露出;其中織女為何必須設計出三個關卡測試牛天鼓的原因,以及織女於洞房花燭夜必須因天兵出現,而立即決定假裝猝歿來保護牛天鼓的理由?皆未有合理的交代與連結,致使劇情有明顯散架迭失的狀況發生。

音樂多以電視歌仔調(多為曾仲影先生所作)及傳統調為主,約略占了該劇百分之九十,新編調僅有三至五首,開場音樂有向師父楊麗花小姐致敬及傳承前輩風格的意念;但國樂團與傳統文武場於整體音樂上整合度過低,氛圍營造不算完整;對演員聲線掌握度亦有不足的狀況產生,於牛天鼓哭靈一折時有演員音域過高但音樂無法跟上的狀況產生;演員默契不足,對戲節奏落差不一,此點在牛大哥(翠娥飾)與牛大嫂(王彩樺飾)間的對戲可見一斑。

由於本劇以多媒體為主,舞美除實體佈景外,約有百分之八十的場景皆採用多媒體動畫的應用,在牛天鼓往天河縣尋找織女時,在舞台地面的投射影像,與織女在測試牛天鼓帶喜鶕(紀麗如飾)過溪時,投射於舞台地面上的流動溪水,提供了傳統戲曲在舞台技術運用的另一種新思維,並降低習慣電視歌仔戲運作的觀眾認知隔閡;但大量的多媒體投影應用於傳統戲曲舞台上,卻有喧賓奪主之嫌,如何調整虛實比重,或許是該團下一次製作新劇時可考量的方向。

整體而言,《牛郎織女》題材入門性高,親和力夠,是適合初入門欣賞傳統戲曲,但害怕對於內容理解落差過大的觀眾;師承楊麗花小姐舞台歌仔戲一貫的鮮明風格,並邀請許多已淡出螢光幕前的電視歌仔戲演員(如翠娥、小鳳仙等),對於習慣收看電視歌仔戲的忠實觀眾而言,該劇也是就近一睹偶像風采的難得機會。但就劇本、演員、舞美、音樂等環節的整合性,以及如何在承襲前輩風格下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新路,也將是該團未來最大的挑戰及功課。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