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現生命中的挑戰《馬勒第七號》

陳瑾瑜 (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碩士在職專班)

舞蹈
2019-03-12
演出
德國萊茵芭蕾舞團
時間
2019/03/03 14:30
地點
衛武營歌劇院

演前導聆,是由德國萊茵芭蕾舞團藝術總監暨首席編舞家馬汀・薛雷夫(Martin SCHLÄPFER)與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進行對話,馬汀・薛雷夫提到馬勒第七號終曲,因第五樂章部分被評為過份膚淺,並以上一樂章作延續。指揮家所遇到的困難是,如何在最後一個樂章裡,做出一個好的結尾?但本次演出,編舞家透過舞者肢體呈現、服裝變化以及舞者於舞台上發出的聲響,將樂曲的遺憾透過敘事的線,由舞者表達出來。

《馬勒第七號》的開場,印入眼簾是偌大的舞台、極簡的舞台設計,一位男性獨舞者緩緩步入舞台揭開了序幕。編舞家薛雷夫以整首馬勒的交響曲編舞,舞台成為整個世界的縮影,在全場八十分鐘未間斷的舞作中,舞者戲劇性的轉換,時而穿著靴子,時而穿著芭蕾硬鞋、軟鞋,或是赤足在台上,分離與緊密間,不斷重複交錯,像是將生命中的苦痛與煩惱被用力踩踏、驅盡。當舞者穿著厚重的靴子及暗色的大衣,舞動中,不論由靴子、硬鞋敲擊地面所發出的節奏,在快速聲響加上男、女舞者充滿爆發力的跳躍動作,加上令人震撼的現場演奏,筆者的情緒波動亦隨著舞者所呈現的肢體語彙以及細膩的情感詮釋,進入編舞者所編創出豐沛的悲歡愛恨情節。

編舞者所採用獨特的「多元畫面的拼貼風格」,擷取世界脈動的片段,舞作中緊湊的編排,每段故事情節張力十足,以超脫邏輯、如夢似幻的手法呈現。在第二樂章中,一男一女的舞者,演譯著充滿情欲又驚險的決鬥場面,前後形成強烈的對比,隨之而來的是兩位女舞者,一位脆弱不堪及一位極其敏感,不斷在不同面向中進行身體對話,之中出現三位粗暴的男舞者注視圍繞,結尾時一位男舞者先是充滿強烈的肢體表現,最後卻抖動著身體潰倒在地,在分段的舞作中,皆有著對比性的元素,將觀眾不斷帶入時而高張的情緒,時而抽離,當中精湛的雙人舞技巧更令筆者著實著迷。

《馬勒第七號》在終章,舞者們與黑色的坐椅共舞,編舞家以嚴肅幽默的方式,具體呈現生命中的種種挑戰,在一段所有男、女舞者們,從慢步繞行坐椅至狂奔的過程,激烈搶奪僅有的位置,舞者似乎詮釋著,勝者為傲與敗者的落寞,在激烈的競爭下,尾聲由穿著硬鞋的女性獨舞者獨自站立於坐椅上,宛如強者生存孤立疏離的現實。

馬汀・薛雷夫被譽為音樂直覺感受力強大的編舞家,將自己獨特的編舞風格注入當代的芭蕾美學,此作相當人性化且感人,舞者細膩的情感詮釋使編舞者的作品更深動人心,相信在經典的舞蹈肢體和編排手法背後,能讓台下的觀眾結合自身的經歷並引發共鳴,從作品中獲取不同的生命體認。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