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短劇與雙人漫才的較量《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

張又升 (專案評論人)

其他
2021-11-05
演出
面白大丈夫、林木森
時間
2021/10/17 15:30
地點
桃園市立圖書館平鎮分館 演藝廳

透過演出開場的前導影片,「面白大丈夫」(以下簡稱「面白」)的「職男人生」系列成功設定了擺脫職場艱苦、快意而活的搞笑形象,而這不只是影片內容,也是演員們的真實經歷。2019年才由阿量、董軒、耿賢和西追四位非科班出身的演員組成的「面白」,在兩年多的時間內,已經成為相當受歡迎的搞笑團體。這次筆者有機會欣賞演出,證明其官網羅列的觀眾人數之增加一點也不假。

第七回的內容兼有短劇和漫才,並穿插多部短片。短劇演出了假掰藝術家和觀眾所參加的展覽、比數相差過度懸殊的籃球賽、神祕搞怪的寵物溝通師,以及表現演員忘詞的荒謬喜劇。漫才則包括關係一團混亂的提親記(即本次演出主題「有夫之夫」)和服飾店內顧客和店員的滑稽互動(由阿量和西追組成的「過敏原人」擔當)。短片多為篇幅極短的小故事或笑話,如朋友爽約和生前契約的推銷,我們也看到「達康.COME」兩位演員出現助拳。

製作和欣賞這類「出一張嘴」的表演藝術必須直接考量節目的編排或先後順序,哪一個環節該輕鬆、無須專注也能領受趣味,哪一個環節又需仔細聆聽、方能從中感到笑料。就此而言,「面白」安排短片串場,稍微稀釋一下注意力,是相當聰明的手法。雖然內容仍屬戲劇,但媒介形式的轉變(從表演變為錄像)為觀眾帶來了不同體驗,不用老是望著由具體物件和血肉之軀構成的舞台。更重要的是,在沒有主持人的情況下,如何在戲裡戲外進出也是一大問題。《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的各個段落性質分明、銜接順暢,用不著戲外提點或自演自介,而短片也起著過渡的功能。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然而,回到演出內容,似有幾處的哏太過線性或均勻,尤其發生在兩人對演的時候。舉例來說,在「朋友爽約」的極短篇影片中,幾乎聽到前兩三次的推託之詞,就可以猜到往後的發展,而事實也確實如我們所料:朋友總是「正要前往目的地」,直到單獨一人的約會結束。此外,服飾店中店員與顧客針對只有「一半」的衣褲爭論──上半部還是下半部,左半部還是右半部──時,捧逗間的互動也相當對稱。與此相反,多人短劇更能凸顯腳色和敘事層次的多重,笑料也更豐富。好比「籃球賽」一節,每次登場的人物誇口的技能和背景都越來越強烈(從美國名校畢業生到啦啦隊員),對照球賽比分和結局,也越加滑稽。

對我來說,《職男人生7》的「團體戰」表現更勝「雙人戰」。雙人漫才的難度在於,捧逗(裝傻和吐槽)互動的俗套在大方向上早被觀眾瞭然於心;我們入場前已知會遇到這般形式,因此渴求的遠不只如此,還包括意外而適當的岔題、捧逗比例的偶爾失衡等,更別說是少見而絕佳的題材、腳本和合拍的對話。簡言之,漫才更像是一種「掙脫術」,於綁手綁腳間緩慢脫出的藝術。相對於此,四至五人的團體短劇首先免除了俗套所建立的慣例,因此有更豐富的素材可供運用,這也讓搞笑從「出一張嘴」的性質(相聲和漫才皆屬這一大類)走向較為狹義的當代戲劇。我們看到,「忘詞」這一節甚至以燈光切換製造時空推移的效果,面白大丈夫在戲劇方面的表現是更得心應手的。

無論如何,在短短一小時多欣賞到這些類型的表演,實在非常滿足。看著座無虛席的演藝廳,前文若有批評之處,也只是事後的一己之思罷了。在放聲大笑的當下,誰會想到那些東西啊?我可不會!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