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10-03
戲劇

重生或消亡?劇作家的預/喻言?《盛宴》

紀蔚然藉著小妹之口說出記憶的空惘,對創作者來說,記憶留存框架,故事則憑人說,《盛宴》像是劇作家的預/喻言,消亡與重生畢於一役,回溯自身,也可隱喻家/國。(紀慧玲)

2012-12-26
戲劇

末日前的語言僵局《無可奉告-13.0.0.0.0.全面啓動》

紀蔚然獨樹一幟的黑色幽默與政治諧擬,在陳家祥版的《無可奉告-13.0.0.0.0.全面啓動》中無限擴大。十場戲,毫無冷場,流暢無比的段落轉換與角色之間斷裂的溝通形成強烈對比,應證(後)現代語言的失效。
(鄭芳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