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版本最特殊的處理便是「抽換身分」(飾演導演的同時也飾演父親;飾演舞監的同時也飾演母親……),這種挪移實際上干擾了皮藍德婁《六個》當中預設的虛實辯證機制。(楊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