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9-09-27
戲曲

人與偶的合一或分離?《怪俠紅黑巾‧水底鬼娶親》、《怪俠紅黑巾‧陰陽鬼之戀》

對於長期以戲偶為表演主體的布袋戲來說,審美的焦點是否也將隨之轉移?人與偶究竟是合一或分離了?在打破舞台限制的同時,操偶師不得不暴露於台前,能否在人與偶之間找到一個演出的平衡呢?(林慧真)

2019-08-27
戲曲

本土題材的情感挖掘與演繹《夢斷黑水溝》

《夢斷黑水溝》題材的演出,不只「劇情本土化」,更帶有高度的人文關懷與現代精神的演繹,讓觀賞者透過人間百態的呈現,有著內心良知的觀照與反省。(陳怡君)

2019-08-26
戲曲

幕落後的望斷與回首《夢斷黑水溝》

《夢斷黑水溝》上演清初的劇情,因此在服裝上無水袖可做施展。即使沒有水袖,一路以來秉持傳統的薪傳歌仔戲劇團卻也未全面放棄戲曲身段公式,刀槍把子套路依舊,身段採意象式風格融入劇情,讓演員肢體與身段內化。(謝孟吟)

2019-06-20
戲曲

粵劇傳承的另闢蹊徑《霸王別姬》

小劇場粵劇《霸王別姬》場面雖小,但其格局卻是大的。其不單只講項羽與虞姬的生死愛情、國仇家恨,更藉由劇情橋段、曲腔音樂、表演身段的設計鋪排,讓一本活生生的粵劇發展史展開在我們面前;同時,也為香港粵劇的傳承問題打開了另一扇窗戶。(楊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