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的結構從人物敘事置換成概念出發,濃濃的學術論文氣息,讓「表演」更像是行為藝術。表演不求建立腳色人物幻覺,而是不停挑戰觀眾,思考眼前這些藝術家其「自我身分」如何被建構。(許仁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