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物質,我就用它造出一個宇宙來《看見光》
三月
13
2018
看見光(台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32次瀏覽
劉俊德(臺北市立大學舞蹈學系)

邁向第八屆的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畢業製作《看見光》,以傳統技藝為根基,結合舞蹈、戲劇、音樂、數位影像等多元藝術,推出「新意象特技劇場」。透過年輕藝術家的編創,賦予傳統雜技新生命;增進雜技的藝術價值,而非技藝賣弄,讓觀者能夠從作品欣賞中反思,甚至生命經驗的投射。

作品共分〈序〉、〈消逝〉、〈薪盡火傳〉、〈向陽〉、〈度慾〉、〈永生〉、〈終〉八個篇章。作品並無嚴格的故事脈絡,而是透過「光」字,讓觀眾想像、重新定義光的存在。在〈序〉段落,一位全裸的表演者,扭捏與倒立動作,顯露出不安、猶疑卻堅定的神情,為尋找光的旅程拉開序幕。〈消逝〉透過快速精湛的雙人技巧及高空特技營造出強而有力的瞬間。〈薪盡火傳〉男人抱著雙腳打開的女人在平台上,而平台下是群充滿生命力的群體,在所有表演者交融堆疊之間形成陰道的象徵,隱射出生命的孕育。〈向陽〉運用原住民的概念結合扛桿技巧來編製,營造氣勢磅礡,在艷陽下茁壯的力量。〈度慾〉傳達慾望與身心的拉扯,以雜耍球來編創;在畫面中當球拋向空中,宛若星辰,人類在黑夜裡也藉由星光得到方向。〈永生〉藉由蹬傘技巧中傘的轉動與象徵臍帶的綢吊,隱喻生命的輪迴及永生。〈終〉表演者聚集於「光」之下,期待著下一瞬的循環。

康德:「給我物質,我就用它造出一個宇宙來。」透過「光」,世界的樣貌能夠映入我們眼簾。作品主題鮮明,整體上表演運用大量肢體動作演繹,帶給人一種具技巧性且乾淨俐落的視覺觀感。透過流暢動作及畫面拼貼來轉化特技技巧的預備動作,既不失傳統特技的驚險,又能達到作品質地的詮釋。雜技演出是需要高專注度、精準的控制能力,才能夠達到每一次演出都保持在同一個水平。內心有種觸動,因為在框架中取得肉體與思想上的自由,或許是現代社會我們都想追尋的事吧!

此外,《看見光》在〈序〉、〈終〉兩章節結合國家地震工程中心團隊,提供的火山地鳴聲為音樂,透過大地的聲音,使作品貼近自然,也彰顯宇宙孕育生命萬物的力量,令人耳目一新。回到舞台上,本作使用大型白色方塊排列堆疊,形成天際線般的背景,也鋪上白色的地板,使整體畫面十分乾淨。服裝則是膚色舞衣,表演者需具備十足的能量才能在赤裸中散發知性,在觀眾眼前體現。因此在設計上也再次呼應以自然為題的詮釋內容。

回到「光」,光是一種能量的傳播方式,直線性,無須介質就能運行。運用身體來表達是件難說清楚內容的方式,沒有文本、台詞,如何產生共鳴?觀眾與作品如何連結是我個人經常關注的方向,但或許我們都不必過度執著作品到底想傳達些什麼,而是在觀看過程中的得到一些樂趣,觸發一些好奇,我想這也是雜技表演根基。

《看見光》

演出|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
時間|2018/03/03 19:30
地點|戲曲學院木柵校區演藝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創傷主體與革命烈士,彷彿從歷史的長城的兩端出發,走向彼此,然後在長城的中點相遇。
十一月
12
2022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熟悉就愈是危險,可以見得為突破傳統的表現形式,表演者找出自身與道具間的主體性,從突破自我框架到接受呈現技術可能失敗的可能,使作品名稱與表演者所想闡述的故事更具互文性。
十月
24
2022
幾位馬戲背景的創作者大膽思考身體、表演者生命經驗與道具的關係。透過解構掉自身原有的馬戲身體與技藝,探問技藝的樣態,身體與物件的可變異性,作品散發獨特的語境,令人動容。
十月
21
2022
回首整個作品,確實試圖重構對母親的想像,但倒不如說,至多像是關係女性主義,將女人放置在「兩性關係」中去改革處境。
十月
06
2022
如果日常生活是一種實踐,是一幅「使用物和生產」的景象,那麼日復一日生活當下的人們,其「生活實踐」則指向「一個遠非自身所擁有的結構」,並在此結構中作出回應與創造。
十月
04
2022
我們必須身處實境,也得踩入虛幻的鏡中之界,來回地進出。作品不僅是創作者單方的展示或調度,也不斷召喚觀眾一起加入,成為在異托邦思索的行路人。(梁家綺)
九月
12
2022
酷兒本是逆反政治與生命激情,始終叛逃與革命。凡此種種亦使表演者與觀眾隨著如斯的酷兒敘事,永恆地趨近且擺盪於疑問之間,或能於滿眼破碎與荒謬中瞥見新路。(江峰)
九月
12
2022